网站首页 阅读答案 古典名著 中国名著 外国名著 童话寓言 百家讲坛
武侠小说 中外名人 故事传奇 诗歌散文 其它阅读 成才励志 民俗礼仪
您现在的位置: 课外阅读网 >> 中外名人 >> 毛泽东瞩目的著名将帅 >> 正文 Ctrl+D 将本页加入收藏夹

白崇禧小传

    【目 录】   

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处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境地。内忧外患,战乱连年,民不聊生。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一心,奋起斗争。经过艰难曲折的漫长的革命道路,终于赶走了各帝国主义列强,推翻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赢得了中华民族的新生,建立了社会主义新中国。在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大舞台上,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公然扮演着反革命、反人民的不光彩角色。其中,有一位“叱吒风云”的人物——不但是北伐勇士、抗日名将,也是反共先锋。他就是原国民党桂系军阀的统帅、陆军一级上将,素有“小诸葛”之称的白崇禧。

  白崇禧1893年生于广西省桂林县南乡山尾村。其母马氏共育有七男四女,相继夭折三个男孩一个女孩。白崇禧在长成的四个男孩之中排行第三。白家祖上原本是世代书香门第,到白崇禧父亲白志书一代,始弃文从商。其父在桂林西乡苏桥墟开设一家名为永泰林的店子,主要经营日杂百货,生意也还算兴隆。但好景不长,白志书因病去世后,所雇账房先生李瑞芝尽数卷走白家财产,致使白家倾家荡产,度日维艰。尽管如此,白崇禧的母亲马氏没有让儿子辍学回家,而是继续支持他读书。每到夜深人静,无论白天多么劳累,马氏也要坐在灯下一边做针线,一边看着白崇禧读书习字。白崇禧幼时聪明好学,勤奋努力。5岁即就读于私塾,深受先生喜爱,14岁便以优异成绩考入广西陆军小学,入学不到三个月,因病退学。1909年,16岁的白崇禧以第二名的好成绩被广西省立初级师范录取。不久,辛亥革命爆发。受到革命进步思想熏陶的白崇禧,跟同学们一起踊跃报名参加了广西北伐学生敢死队。从此,白崇禧步入其纷纭复杂的军旅生涯。

  广西北伐学生军是一支志愿队伍,不拿国家饷银。这支热血沸腾的队伍经湖南至湖北,一路颠簸劳累,初尝军旅之苦。到湖北正是隆冬天气,经常大雪纷飞。学生们缺衣少粮,冻饿交加,但大家士气很足。用他自己的话说:“内心兴奋无比,其热诚足以御外迫之寒气。”南北议和后,广西北伐学生军同其他省的学生军一起奉命解散,编入南京陆军入伍生队。受训半年后,又进入武昌陆军预备学校。白崇禧通过在陆军预备学校和保定军官学校的军事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正规学习训练,毕业后,他已经是一位踌躇满志的青年军官了。

  1916年,白崇禧回到广西,分派到陆军第1师第3团任见习官。不久即升任至上尉连长。其间,白崇禧先后参加了广西剿匪和禁烟运动。他看到广西土匪肆行,民众饱受匪患。经权衡利弊,白崇禧毅然一改广西历来对土匪的招抚政策为进剿政策,收效甚大。一时传为广西清乡剿匪史上的佳话。1925年前后,在剿灭地方军阀统一广西及两广的统一上,白崇禧不但极力促成了黄绍与李宗仁两军的联合,更凭着自己的足智多谋和勇敢善战,在讨伐旧桂系军阀沈鸿英、唐继尧等战役中,屡建奇功。其时,28岁的白崇禧是定桂讨贼军前敌总指挥兼参谋长,李宗仁为总指挥,黄绍为副指挥。白崇禧治军严谨,奖惩分明,并且严于律己,冲锋在前,从而使他颇受部下拥戴。正是:勤军不用忧强虏,白马将军一箭摧。

  在他和李宗仁、黄绍三人的治理下,广西军很快成长为一支刻苦耐劳、能征善战的新桂系地方军阀集团部队。1924年,白崇禧加入国民党。1926年春,两广统一之后,国民政府将广西军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7军。李宗仁被国民政府任命为军长,党代表是黄绍,白崇禧为参谋长。白崇禧率兵打仗的才干韬略,在北伐和抗日战争中得到了更为充分的体现。

  面对北方军阀的割据态势,1926年6月,在国共两党的努力下,广州国民革命政府出师北伐。蒋介石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白崇禧受蒋介石委任,辞去广西第7军参谋长职务,担任国民革命军参谋长。北伐之始,国民革命军第2、3、4、6各军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均为中共党员。他们分别是:李富春、朱克清、廖乾吾、林伯渠。其时,周恩来、邓演达、郭沫若也在革命军中担任党代表等职务。7月1日,广州国民政府发布《北伐宣言》。9日,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揭开了北伐战争的序幕。

  当时,国民政府北伐面对的敌人主要是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的军阀部队。直系军阀吴佩孚拥兵10万,盘踞在湖南、湖北、河南、陕西一带;孙传芳据守江西、福建、安徽、浙江、江苏等地。奉系军阀张作霖更自持30多万大军,将东北和华北控制在手中。这些反动军阀面对南方熊熊燃烧的革命烈火,相互勾结,抵抗国民革命军。国民革命军在北伐征程中,首先面对的就是吴佩孚、孙传芳这两股军阀势力。北伐之初,国民革命军的作战部署如下:第1军之第1、2师出湖南;第2、第3、第6军三个军在赣湘边界监视孙传芳部;第4、第7、第8三个军则担任北伐军之正面,由湖南攻武昌;第4军在中央,第7、第8两军分别担任左右两翼。北伐战争开始后,第4、第7、第8军曾有三次会战。即汨罗河战役、汀泗桥战役、贺胜桥战役。白崇禧作为国民革命军总参谋长兼前敌总指挥,开始是跟随在正面进攻部队中。他身先士卒,始终指挥在第一线。贺胜桥一役,吴佩孚亲临前线督战,战斗打得异常激烈。北伐军先锋团——叶挺独立团的将士们在叶挺的率领下,顽强作战,不怕牺牲,一马当先,同吴佩孚的主力军展开血战。为取得战役的最后胜利立下了卓越功绩。前线捷报频传,白崇禧这样鼓舞士气:“缺乏子弹只有刺刀赶快冲锋,革命军之补给靠前方,不能靠后方。打败敌人,敌人之装备,便是我们之补给。”经过这次战役,国民革命军以锐不可当之势,终于将吴佩孚部击溃。大军乘胜前进,不久即拿下武昌。

  与此同时,国民革命军在江西战场却遭到孙传芳部的负隅顽抗,进展缓慢,战事告急。蒋介石命白崇禧火速奔赴江西,指挥作战。随着第4军和第7军在江西九江一带取得的突破性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其他革命军的士气,北伐军经过艰难奋战,终于攻下南昌。经奉新、高安、樟树、箬溪、王家铺、德安、马回岭诸战役,北伐军基本上击溃了孙传芳主力,盘踞南昌城的孙传芳所部被国民革命军收编为第11军。白崇禧在每次战役中都像初生之犊,无所畏惧,常常冒着枪林弹雨到前线督战。平定江西后,白崇禧又亲率大军沿着江浙线,对孙传芳残部穷追猛打,所向披靡,取得辉煌战果。

  1927年春,随着杭州的攻克,在上海工农武装的支持下,北伐军一鼓作气,轻而易举地占领上海。3月,蒋介石任命白崇禧为上海警备司令。随着北伐战争的节节胜利,国内形势发生急剧变化,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右派分子为了争夺革命果实,于1927年4月12日在上海公然叛变孙中山先生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民主义,血腥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白崇禧在蒋介石发动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担任着策划和指挥,充当了蒋介石的刽子手。此后,白崇禧在蒋介石独裁的反动统治里,一直扮演着及其重要的反共角色。

  8月底,孙传芳纠集余部作困兽之斗,从长江下游渡江对南京发起猛攻。国民军在南京之郊栖霞山、龙潭一带与孙部激战多日,且战且退。孙传芳部渡江之后,迅速占领龙潭车站、水泥厂等地,并切断了上海至南京的铁路、有线电话等交通联络命脉。这时,白崇禧为新组建的三路北伐军之第2路总指挥。龙潭战事告急,白崇禧在由上海回南京时被阻无锡,便在无锡指挥北伐军同孙部作战。经过六个昼夜的激战,消灭孙传芳之主力,取得收复龙潭的胜利。这也是北伐战争中至为关键的战役。白崇禧在评价此次战役时说:“实在没有什么了不起之战略、战术,只是尽量抽调后来之兵使之开赴前线拼命,全是打硬仗,所凭借的又是士气而已。”白崇禧自己更是“兼通信兵、补给司令、指挥官,如此不休不眠之生活经过六天六夜,指挥第1路军之部队参加该战役”。庆功宴上,行政院长谭组庵手书一幅对联赠予白崇禧:“指挥能事回天地,学语小儿知姓名”,以此赞颂他过人的军事指挥才能。

  国民政府开始第二次北伐后,白崇禧完成西征讨伐唐生智的任务,1928年4月,又奉命风尘仆仆地踏上继续北征之途。白崇禧作为国民革命军第4集团军前敌总指挥,率部沿平汉路北上,以牵制、联合、剿灭等军政手段,有力地削弱和打击了各军阀势力,经滦州会战消灭了直、鲁军残部,大势已去的孙传芳被迫通电下野,自此,奉军退出关外;6月,白崇禧率部进入北平。9月,白崇禧又誓师东征,率部由北平赴天津,肃清天津东部直鲁联军,并改编张宗昌余部,结束了为期两年的北伐战争。

  1929年1月,在全国人民一片裁兵建国、裁兵救国的呼吁中,国民党政府在南京召开编遣会议,讨论裁兵等问题。其间,白崇禧提出军队充实边防建设,但未予采纳。此后,蒋介石为了达到独裁之野心,一边积极策动“剿共”内战,一边削弱各新兴军阀的实力,与各地新军阀大打出手。先是1929年4月爆发蒋桂之战,结果桂系失败,白崇禧与黄绍、李宗仁率兵退守广西。次年,蒋介石与冯玉祥、阎锡山的中原大战爆发,白崇禧等率桂军北上,希望与冯、阎锡山联合反蒋。冯、阎兵败,桂军只得再度郁郁返回广西。不久,黄绍厌倦这种你争我夺、看不到前程的军旅生涯,通电下野,离桂去港,终老余生。从此,重振桂军的重担落在李宗仁和白崇禧肩上。1931年,在国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白崇禧当选为中央委员,不久国民政府授予其陆军二级上将军衔。1936年,蒋介石为了将白崇禧调离广西,曾任命白崇禧为浙江省主席,白崇禧婉言相辞。“西安事变”后,李宗仁、白崇禧当即向全国发出反对内战、力主团结抗日的通电。

  “七七”事变的隆隆炮声,彻底摧毁了国民党蒋介石与日本帝国主义妥协求全的美梦。国民党政府在中国共产党和全国军民的一致呼吁下,宣布抗战。8月2日,蒋介石电邀白崇禧去南京,共商抗日大计。其时,白崇禧的桂系幕僚都反对其入南京,因为蒋介石是一个出尔反尔之人,惟恐对白不利。白崇禧不顾众人劝阻,毅然决然前往南京。他认为:“如果自己不到南京,不但辜负蒋公之德意,则往昔揭示之抗日口号乃是自欺欺人,必将为国民所唾弃。”第二天,日本的报纸即刊出《战神到了南京,中日战争终不可避免》的文章。白崇禧飞赴南京后,即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一职,兼军训部长,在蒋介石身边参与中枢决策。白赴任后立即投入到参与制定抗日计划中,所制定的对日战争时期之指导大纲,根据敌我双方的实力,分为三个时期:第一期(消耗战);第二期(持久战);第三期(反攻)。抗战初期,国民党军一直运用正规战术同装备精良、准备充分的敌人拼消耗,蒋介石称:“我们所到阵地,必须屹立如山,伤亡损失至何种程度,切勿后退一步。”结果每一会战后,都导致国民党军队损失惨重,并使国土节节沦丧,落入日寇之手。但是,自淞沪“八一三”抗战以来,我军民同仇敌忾,奋勇驱敌,有力地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彻底粉碎了日寇“速战速决”的美梦。

  1938年,上海、南京等城市相继沦陷后,国民政府在武汉召开军事会议期间,白崇禧审时度势,提出了“游击战与正规战相配合,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的对日战略方针。当有人诬蔑游击战是保存实力之作法时,白崇禧当即严词反驳说:中共能打好游击战,国军也就能打好游击战。打游击绝非为保存实力,“殊不知于敌后游击,任务极为艰巨,因补给困难,且多半以寡抵众,以弱抵强,故必须官兵加倍淬历奋发,机警勇敢,绝非保存实力者所能胜任。”后来,白崇禧还专门编著《游击战纲要》一书,发放各战区作训练游击队之参照。对白崇禧提出的上述游击战建议,蒋介石悉数采纳。八年抗战,白崇禧不仅参与制定了各阶段国民党军队对日作战计划,还多次奉命协助或亲自指挥了若干会战,其中著名战役有:淞沪保卫战、台儿庄大捷、武汉会战、桂南会战、长沙会战等。1938年3月24日,白崇禧奉命奔赴徐州,协助李宗仁指挥了中国抗日史上著名战役——台儿庄会战。历时20多天的台儿庄战役,战斗空前惨烈。国民党军队在面对日寇大军云集、几次攻破城池的情况下,从将军到士兵,人人抱着与阵地共存亡之决心,同骄蛮的日寇展开空前惨烈的战斗。子弹打完了,便同敌人进行肉搏,直至拼尽最后一滴血。在国民党军队英勇顽强的抵抗下,使日寇最凶猛的师团之一——矶谷师团主力消灭殆尽。台儿庄大捷,是中国军队自抗战以来所取得的一次重大胜利。

  7月17日,李宗仁因病休养,白崇禧就任第5战区代理司令,指挥武汉会战。战略部署为:同日寇在长江两岸展开消耗战。长江北岸为第5战区作战区,长江南岸为第九战区作战区,司令长官为陈诚。武汉保卫战期间,国民党军队分布于长江两岸,或倚大别山、九宫山、庐山等山脉构筑坚固阵地;或临湖泊大泽布防,并发动大规模的游击战。当时,国民党军队主力大都集结于武汉周边,以期达成消耗敌人之目的。是役,日寇纠集海、陆、空大批兵力云集武汉外围,旨在占领武汉,切断我国南北交通大动脉,最终达成其侵占全中国的罪恶目的。第5战区兵力主要部署于大别山及南、北麓三区。武汉会战,经时五个多月,“大小战役数十,伤敌陆军5万人以上,击沉敌舰过百,毁敌机百余架……”1939年底,桂南会战时期,白崇禧奉命组建桂林行营,被任命为桂林行营主任,统辖长江以南第3、4、7、9四个战区。白崇禧指挥和指导了桂南会战和长沙三次会战。在桂南会战中,白崇禧指挥各军同日寇在南宁、昆仑关展开数度鏖战。因敌人来势凶猛,致使南宁、昆仑关一度失守。白崇禧亲临前线,甚至深入到炮兵阵地,指挥收复战斗。昆仑关一役,中国军队以优势步兵辅以特种部队,经过十几次冲锋,终于取得昆仑关攻坚战的胜利。也是抗战以来所取得的首次攻坚战胜利。歼敌5000余人,其中一名是敌第5师团第12旅团长中村正雄。经一年多苦战,在抗日民众的全力配合下,1940年10月30日,白崇禧指挥第4战区所部收复南宁,进而一举追击,日寇残部只得由海路退却。

  从北伐到抗战,多年严酷的战斗生活,使白崇禧的身体受到严重损害。先是早年在统一广西的一次战役中,白崇禧跌断左腿锁骨,他便躺在担架上,继续指挥部队作战,直到胜利结束后,才到广州治疗。因延误多日,伤处已发生病变,回天无术,致使他的左腿终生都短一点。在武昌会战时,白崇禧染上恶性疟疾。但他仗着自己身体强健,仍在前线指挥。因未得到彻底医治,其病转为潜伏性疟疾,折磨数月才得以治愈。后来在桂南会战中,因久住潮湿的岩洞,又使他风湿病大发作。抗战八年,白崇禧以副参谋总长身份先后兼任军训部长、校阅部主任委员、桂林行营主任、海军整建委员会主任等要职,运筹帷幄,指挥若定,还为国民党军训练了20万军事指挥人员,为赢得抗战作出了特殊贡献。为了表彰白崇禧在抗战中的业绩,1945年8月,国民政府晋升他为陆军一级上将。

  作为一位著名的军事家,白崇禧不仅有勇有谋,而且有理论,具备了一个著名军事家的素质和条件。他天赋甚高,记忆力惊人。在行军作战之余,“手不释卷”,一面学习各种军事著作和理论,一面总结自己带兵作战的经验,并对军事战略深入研究,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军事理论,写下了大量的军事著作。其主要著作有:《现代陆军军事教育之趋势》、《抗战中敌我战法之演变》、《游击战纲要》、《全面战争与全面技术》、《军事抗战与政治抗战》、《军事战与经济战》、《国民兵之建设教育》等,这些著作,不仅反映了白崇禧的军事见解,也对研究民国时期的军事、历史提供了极其珍贵的参考价值。抗战时期担任军训部长期间,白崇禧还主持修订各兵科典范令48种,作为各军事院校的教材。

  经过八年艰苦抗战,中华民族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然而白崇禧向蒋介石提出了一系列强硬的反共建议,剥夺八路军、新四军接受日伪军队受降的权力,并力主内战,充当蒋介石反共的急先锋。1946年6月1日,南京国民政府宣布任命白崇禧为国防部部长,林蔚、秦德纯、刘士毅为国防部次长,陈诚为参谋总长。实际上国防部的大权为陈诚独揽,白崇禧成了一个空头部长。1947年8月11日,刘伯承、邓小平遵照中共中央军委的部署,率领晋豫鲁冀野战军主力四个纵队约12万余人千里跃进大别山,像一把钢刀狠狠地插入到敌人心脏。1947年11月,蒋介石在南京召集大别山作战检讨会议及湘鄂皖赣六省绥靖会议,决定成立国防部九江指挥部,由国防部长白崇禧兼任九江指挥部主任,负责围剿刘邓大军,迫使刘邓大军将主力不得不调出大别山,进至淮北、豫西整训。李宗仁当选副总统后,蒋介石免去了白崇禧的国防部长职务,但又任命其为“华中剿匪总司令”,直接指挥新桂系部队,使白崇禧拥兵自重,坐山观虎斗,并最后以武力逼宫,再一次迫使蒋介石下野,把李宗仁送上了代总统的宝座。

  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朱德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打过长江,国民党苦心经营的长江防线被英勇的人民解放军一举突破,白崇禧等“桂系”军阀策划的与中国共产党划江而治的阴谋也宣告破产。白崇禧急忙把部队从武汉撤至长沙,再撤入广西。11月20日,时任中华民国代总统的李宗仁经香港飞赴美国纽约。当时,白崇禧仗着自己手中还有数十万人马,再加上广西复杂险要地形,继续同中国人民解放军负隅顽抗,但其军心涣散,部下大都弃暗投明,数月之间,桂系军队彻底解体。已成光杆司令的白崇禧仓皇飞赴海南岛,再由海南岛追随蒋介石至台湾。去台后,白崇禧曾先后担任过伪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伪“国大代表”、主席团主席及“中国回教协会理事长”的职务,但再也没有取得蒋介石的信任,相反,蒋介石却把白氏视为丢失大陆的“有罪者”之一,对他冷漠处理。自认未能善始善终的白崇禧,在孤独寂寥的晚年,只好将精神之安慰寄托在虔敬地信奉宗教信仰上。

  1966年12月1日夜,白崇禧在台湾寓所与世长辞,终年75岁,将一生功与过,留待后人评说。

  作者点评

  白崇禧是国民党军队中有勇有谋的将领,著名军事家杨杰曾说国民党内只有三个半军事家,白崇禧是其中之一。当时,人称白崇禧“足智多谋,虎略龙韬”,享有诸如“今诸葛”、“小诸葛”、“当代张良”、“现代第一俊敏军人”等“美誉”。甚至他的敌人也是高看他的,日本人称之为“战神”。在他指挥的大大小小战役中,总是“身先士卒”,打仗时要到最危险、最重要的地方去,置之死地而后生。在撤退时一定留在后头,鼓励断后部队。他善于根据不同情况,灵活运用穷追猛打、佯攻佯动、出奇制胜等战略战术,所以常常能够以少胜多,有“常胜将军”之称。抗战岁月中,白崇禧以民族大义为重坚持抗日,为抗战胜利做出了贡献。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白崇禧一生有个最大污点:他坚持反共,执迷不悟,指挥反动军队多次与红军、八路军、新四军和解放军作战,他的所谓的军事才能也发挥得淋漓尽致,以至于毛泽东认为,他是“中国境内第一个狡猾阴险的军阀”。毛泽东的这一判断,可以说是入木三分的。

    【目 录】   

Copyright © 2014-2015 yljx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