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阅读答案 古典名著 中国名著 外国名著 童话寓言 百家讲坛
武侠小说 中外名人 故事传奇 诗歌散文 其它阅读 成才励志 民俗礼仪
您现在的位置: 课外阅读网 >> 中外名人 >> 毛泽东瞩目的著名将帅 >> 正文 Ctrl+D 将本页加入收藏夹

陈明仁小传

    【目 录】   

1903年4月7日,陈明仁出生于湖南省醴陵市洪源乡洪源村陈家岭的一个农民家庭。陈明仁的祖辈都是勤勤恳恳、日夜劳作的种田人,他的祖父叫陈申其,祖母杨氏,耕种了10余亩水田以维持全家生计。到了他父亲陈保廉的手里,家道振兴,渐渐置办了200余亩田产,每年可收千担(一担一百斤)谷租,成为当地赫赫有名的富户。他是家里的长子,下面有明礼、明智、明信、明陶(生母樊氏病故后,由继母江氏所生)四个弟弟。

  1910年,陈明仁入当地私垫读书。陈明仁小时调皮,五六岁时,常爬到神龛上将祖宗牌子拿下来当玩具,惹得管教甚严的祖母破口大骂。但他聪慧敏捷,在读私塾时,陈明仁特别用功,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先生称赞他是“有出息的伢子”。1913年,陈明仁进入新式学堂学习。在那里读了一年后,因家里负担不起学费而辍学。1916年,母亲病重时他才13岁,为了“冲喜”,父亲让他与本地一个农家女子谢芳如结了婚,但后来母亲还是撒手尘寰。1920年,他来到省城长沙,考上了当时颇有名气的兑泽中学。毕业后,回到家乡白兔潭祠堂小学担任教员。那时,教师收入菲薄,陈明仁没有余钱拿回家,为其祖母所不满,便萌发了离家出走,到外面去闯闯的念头。

  1924年春,孙中山大元帅府的军政部长程潜派李明灏、柳漱风等人到湖南为“大本营陆军讲武学校”招收青年学生。陈明仁在醴陵乡下听到此信息,欢喜欲狂,决定前去报考,但祖母极力反对。倔强的陈明仁不管三七二十一铁了心要去,他的妻子也支持他出去建功立业,于是,他暗地里向父亲要了30元银洋,就踏上了从戎的道路。

  陈明仁只身辗转到了广州,但讲武学校和黄埔军校都已停止招生。后来在熟人潘培敏介绍下找到了军政部讲武学校教育长李明灏,李明灏破例收下了这个迟到的学员。因其文化水平较高,陈明仁被编入第1学生队。在讲武学校里,他功课成绩优异,才智过人,为同学们所推崇。同时,由于他鼓动全体同学向学校提出改善生活、不要限制学生言论的要求,被校方责罚。一时间,敢作敢当的陈明仁闻名全校。

  1924年9月间,孙中山、廖仲恺等决定将讲武学校合并于黄埔军校,由蒋介石负责办理。这时,校监周贯虹被任命为赣军总司令。陈明仁对黄埔军校向往已久,但当时风传第1学生队要随周贯虹出征,于是学生们便推举陈明仁等12人去见蒋介石,蒋对这位虎虎生气的学生印象极好。陈明仁等12人因私下见蒋介石被讲武学校校方开除,两校合并时周贯虹要蒋介石不得接收陈明仁等人,但蒋介石却暗中将他们编入第1期第6队,陈明仁于是年终毕业。

  1925年初,孙中山决定东征,平定陈炯明叛乱。蒋介石以黄埔军校第1期学生为主,成立了两个教导团,陈明仁任第2团第5营见习排长,在历时两个多月的东征战斗中,其因作战勇猛,被提升为少尉排长。7月,陈明仁调任第2师第4团第3连中尉排长,参加第二次东征。9月,蒋介石下令攻打东莞之敌。当时陈明仁拖着疲惫不堪的病体,以一个排的兵力竟缴获敌一营人的枪,使主力部队很快就攻占了东莞。团长以陈明仁战功卓著将其提升为第3连连长。

  10月l2日,陈明仁所在第4团主攻惠州城,蒋介石亲自督战。惠州城四面环水,地势险要,只有一座桥可通入城内。当天上午,第1、第2营从北门攻城失利,伤亡很大。下午,陈明仁奉团长命令,率第3连增援,冒着猛烈的炮火,冲到了城边。团长也随后赶到,命令他立即组织攻城。就在这时,团长不幸牺牲。何应钦下令:限当晚攻下惠州,否则军法从事。陈明仁认为部队伤亡过大,立即攻城难以奏效。何应钦随即改令陈明仁于第二天拂晓率第1、第2营攻城。他经过通宵准备,只集中了两个营的150余人。何应钦得知情况后,命令该团重新调整部署。下午1时,攻城开始。陈明仁带着一个号兵,拿着一面旗帜,向前猛冲。跃进到城墙下一处死角,但部队没有跟上来。他观测了周围的地势后,便带上一支驳壳枪和四颗手榴弹带头登梯而上,很快跃到城墙顶上,连投手榴弹,歼灭了守敌,将旗帜插向城头。陈明仁率队攻城时,蒋介石带一班将领在后面阵地上用望远镜观战,见城楼上旗帜飘扬,敌军败退下去,便兴奋地问:“手持大旗第一个登上城头的是谁?”“陈明仁!”站在身边的黄埔军校教官李明灏立即响亮地回答。蒋介石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那个带头要求转学有股虎气的陈明仁的雄姿。随即,攻城部队浩浩荡荡地占领了惠州城。15日,蒋介石在庆功会上,亲发口令,下令号兵吹军号三遍。蒋介石还亲自带头呼口号:“向陈明仁看齐!”命令到会全体官兵举枪向陈明仁致敬,学习他英勇作战的事迹,并当场任命他为第3营营长。1949年9月,陈明仁进京参加首届人民政协会议时,周恩来见到陈明仁,第一句话就问:“你还认识我吗?打惠州的时候,我还向你举枪致过敬哩!”

  惠州之役后,陈明仁被蒋介石渐次提升为黄埔军校上校大队长、第12师第28旅第56团上校团长、第28旅少将旅长,当旅长时他年仅27岁。1931年,陈明仁率一个旅在河北巨鹿与石友三部主力激战,击溃敌方两个步兵师和一个骑兵师,又被蒋介石提升为第80师副师长兼第238旅旅长。

  1933年9月,陈明仁升任陆军第80师中将师长,隶属东路“剿总”司令蒋鼎文指挥,率部进攻陈铭枢、李济深创立的福建人民政府,随后率部参加“围剿”闽赣边区的红军。不久,又参加对豫鄂皖苏区的进攻,在七里坪、新集等地与红军作战。1934年夏,所部238旅在福建沙县被红军击垮,旅长落荒而逃。陈明仁指责这是蒋鼎文对兵力使用不当造成的,引起蒋的忌恨。后来,蒋鼎文网罗了陈明仁“大量吃缺,不服调遣”等罪名上报蒋介石,陈明仁因此被免去师长职务,蒋介石将其编入庐山军官训练团学习,让他任第1大队副大队长。几个月后,陈明仁调任陆军第2师(师长黄杰)参谋长。当他得知这是蒋介石有意磨磨自己的傲气时,才没有拒绝。1935年,陈明仁又被蒋鼎文建议免去参谋长之职,到陆军大学第十三期“深造”。

  全面抗战的第二年春,陈明仁从陆军大学毕业,曾被派为中将点验主任,负责点验湘、赣、浙、川四省的部队,还被任命为第6补充兵训练处处长。6月,陈明仁调任预备第2师师长,重新带兵。预备第2师系贵州部队,战斗素质差。陈明仁上任后率部开赴江西九江对日作战,以陈明仁为提高部队的战斗素质,不顾日机空袭,大抓军事训练。经过一个星期的大练兵,部队战斗力增强了。不久,日军进犯九江地区。该师参加九江会战。结果参战的其他八个师均溃不成军,惟独预备第2师作战得力,完成了预定任务。蒋介石、何应钦得知后十分高兴,任命陈明仁为第44师师长。

  1944年春,陈明仁率部对日军作战,以副军长名义指挥第71军从惠通桥、攀枝花渡过怒江,主攻龙陵。日军第38师团长斋滕中将以主力扼守龙陵,由被称为“战争之花”的少将旅团长松井率部防守惠通桥西头的松山。日军构筑了坚固工事和坑道式前进阵地以及堡垒群,组成了严密的火力网。陈明仁即令第36师围攻松山日军前沿阵地,指挥主力从左翼迂回龙陵县城,先歼灭城郊之敌,然后攻城。他要求协同作战的盟军航空兵大队摧毁日军坚固工事后,令所属炮兵部队进行烟幕弹射击,掩护步兵冲锋前进,很快包围了松山。日军为解松山之围,从腾冲方面集中部队攻打龙陵之中国军队,经过大小几十次激烈战斗,在友军的配合下,陈明仁指挥部队终于将松山守敌和龙陵外围之敌大部歼灭,并击落敌轰炸机3架,日军松井旅团长战败后剖腹自杀。敌主力退守龙陵城一隅,继续顽抗。陈明仁调整部署,以两个师的兵力分别由西北、东南同时攻城,但因日军顽固抵抗,进展十分缓慢。见此,他即亲临第一线督战,命令各师组成敢死队,昼夜轮番攻击,迫使守敌疲于应战。经过七天七夜的猛烈进攻,龙陵守敌两千余人大部被歼,一小股日军突围窜入龙川江与大盈江之间的原始森林中。陈明仁立即派出一个步兵营追击,将100余名残敌悉数歼灭。龙陵战役结束后,陈明仁接任第71军军长。

  1945年1月,陈明仁被卫立煌电召到远征军长官司令部,接受主攻回龙山的任务。卫立煌和盟国空军联络官问其是否有把握攻下回龙山。陈明仁当场立下军令状:“三天不拿下回龙山,誓不为人。”于是第11集团军总司令黄杰、美国空军少将赫奇随陈明仁来到71军指挥所。陈明仁立即召集各师长、炮兵指挥官、空军联络官和通讯兵营长等研究作战部署,决定采取各个包围击破的战术,将守敌分割全歼。为防止敌人逃入缅甸,先以一个师沿左侧山丘地带迂回深入,切断敌军退路;第88师及其附属部队沿滇缅公路两侧对回龙山进行强攻。同时,以炮兵一部向三台山阵地轰击,并调步兵向该方向集结,航空兵不时地在三台山上空盘旋,以迷惑敌人。

  第二天清晨6时30分,陈明仁首先命令炮兵向三台山开炮,进行火力准备。半小时后,命令佯攻部队向三台山发起进攻。日军果真上当,将主力迅速转移到三台山方面。8时许,陈明仁即命令航空兵出击,轮番轰炸回龙山高地。接着,集中所属部队和友军的100余门山野炮、榴弹炮猛轰,掩护步兵主力冲锋,下午5时,遂占领回龙山主峰。当时,许多盟军将领交口称赞这一仗是“一部军事指挥艺术的杰作”。陈明仁也被联军视为“杰出的中国名将”。

  1946年1月,第71军奉命开往东北进攻解放军,抢夺人民抗战的胜利成果。4月15日,陈明仁率部从永吉开赴四平,担负左翼的作战任务。途经金家屯以北地区时,受到驻防北大洼解放军的阻击,其所属87师的一个团被歼,全师溃散,师长黄炎落荒南逃。

  1946年5月,东北人民解放军发动夏季攻势。30日,陈明仁率部前去怀德解围。部队出发后,上级又改令第71军增援长春。部队进到怀德至公主岭之间时,遭到解放军猛烈阻击,87师损失大半,师长韩增栋被击毙,91师也伤亡较大。于是,上级又改变计划,命令71军退守四平。陈明仁表示:“与四平共存亡”。四平位于中长、四洮、四梅铁路之交点,形势险要,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此时已被解放军重重包围。陈明仁看到四平守军仅有71军两个师的残部、54师一个团、军直属队和辽北两个保安团及三个铁路交警大队等2万余人,感到城孤力单,不易固守。但转念一想,觉得自己平生以打胜仗著名,便孤注一掷,决定死守。6月初,他制定了兵力部署和工事构筑计划,以87师防守铁东、88师担任铁西外围工事的构筑与防守;军直属队(主要是特务团)担任核心阵地工事的防守与构筑,并派一个营守卫飞机场,以54师一个团为预备队,重炮营驻防铁东省保安司令部。

  1947年6月中旬,林彪指挥东北人民解放军第1、第2两个纵队的一部及一部分地方部队约10万余人,相当于陈明仁五倍的兵力,并配以强大的炮火围攻四平。几十天内,疾风般的火箭炮,暴雨般的重磅炸弹,在四平上下汇成波翻浪涌的火海。陈明仁调兵遣将,破釜沉舟,拼死抵抗。不久,解放军突破了陈明仁军部的核心阵地,活捉了陈明仁的胞弟、辎重团长陈明信,五天工夫占领了四平铁路以西地区。6月23日,陈明仁用光了军直属队,最后把卫队也用上去才得以幸免。二十四日,解放军已攻占四平的五分之三地区。陈明仁的警卫团士兵死亡五分之四,10名连长仅存4名。正当陈明仁死守不住的关键时刻,解放军指挥上出现了失误,下令部队主动撤出战斗。恰在此时,蒋介石又急调53军增援四平,才使陈明仁暂时守住了四平。四平一役,陈明仁博得整个蒋家王朝刮目相看,蒋介石升任陈明仁为兵团司令官,给他颁发青天白日勋章以示嘉奖。

  四平战斗后,陈诚曾组织参观团去四平阵地视察,其中也有美国顾问同往。美国人见到美援的整包面粉、大米垒成的工事,当即向陈诚提出抗议。战时,担惊受怕的国民党辽北省政府主席刘翰东,早就想逃离四平,陈明仁执意不准,此时他乘机向陈诚告发陈明仁纵兵抢粮之事。四平工商界也联名控告陈明仁。陈诚收集到这些情况后,请求蒋介石查办陈明仁。蒋介石听陈诚一面之词,将陈明仁撤了职,但未查办,将他调往总统府任中将参军的闲职。陈明仁闲居南京期间,有一次,蒋介石问他:“你的兵团司令是谁撤的?”陈明仁凄然回答:“是国防部的命令。”蒋介石立即假惺惺地说:“你是有功劳的,我要支持你、支持你,这件事要查。”从这件事,陈明仁认识到蒋介石的奸诈。事后,71军高级将领纷纷致信陈明仁,叫他以后无论如何不能白为蒋介石、陈诚卖命了。在四平被俘的陈明仁的胞弟陈明信这时也从东北释放回到南京,向他叙述被俘经过和解放军优待俘虏的事实,并转告李立三以同乡关系寄语陈明仁:“不要再替蒋介石卖命,要为劳苦大众打天下。蒋介石政权迟早要被中国人民打倒的。”特别是老友温汰沫与他朝夕相处,多次劝他改变消极态度,团结一些志趣相投的朋友在政治上另找出路。这一切,对他触动很大,他开始厌恶蒋介石发动反人民的内战,觉得“我们国家、人民需要和平,我们军人应该靠拢人民,不能再作某一个人的工具”。

  1948年10月间,陈明仁到武汉就任华中“剿总”副司令,并任武汉警备司令兼第39军军长的实职。不久,国民党恢复71军,成立第1兵团,陈明仁为兵团司令官。在武汉,陈明仁口里喊;“要坚决保卫武汉,战至最后一人”,但暗中却秘密释放武汉大学的进步学生和在押的“政治犯”。当华中长官公署讨论和谈问题时,他在会上第一个签名赞同,还派人积极与主张和平的长沙绥靖公署主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程潜进行联系,想到湖南去充实训练部队。恰在这时,国民党决定在湖南编练三个新军,更坚定了他回湘扩大实力的决心。程潜在湖南也深感实力不足,经与程星龄商量,认为陈明仁与桂系素无渊源,在桂系势力范围内势单力薄;既是自己的同乡,又是自己的学生.便决定将他调来长沙,共同准备起义。因此,程潜便委托与桂系关系密切的刘斐向白崇禧游说:第1兵团新近成立,兵员、武器不足,训练亦差,难以完成固守武汉的重任,不如暂时移驻湖南,利用乡土关系,就地补充训练,既有利于控制湖南的局势,今后还可为“两广屏障”。白崇禧认为陈明仁反共坚决,当即表示赞同。在陈明仁率部离开武汉前夕,湖北省参议会通电主和。为避免意外,陈明仁先后两次派政工处长吴相如赴南京、奉化溪口见蒋介石,表示“忠于党国,以领袖的意志为意志”。同时,还派老同学、立法委员汤如炎专程飞往台湾向陈诚报告第1兵团移驻湖南的原委。

  1949年2月28日,陈明仁率39军、71军开赴湖南,在长沙设立了兵团司令部。他经常与程潜联系,表示不改初衷,走和平道路,“把国家弄好”,并保证以程潜的“意志为意志”。但为了应付白崇禧,在公开场合仍以主战派面貌出现。4月22日晚,陈明仁参加程潜召开的一次各方代表会议,中心议题是:和谈破裂了,湖南怎么办?以试探各方对和平的意向。他被程潜首先指名发言表态,因见长沙绥靖公署参谋长刘嘉树、高参扬继荣等主战派在座,只好违心地说:“我是个军人,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中央既有命令再战,自然只有在中央和白长官领导之下作战到底,不能有其他企图。”程潜听了大惑不解,以为他变卦了,会议也不欢而散。第二天,陈明仁便回醴陵家乡去了。当程潜委托李君九、张严佛、温汰沫到醴陵询问其究竟时,他才解释说:“颂公也太糊涂了,昨晚开那个会,也应与我商量一下,使我有个思想准备。会上各色各样的人都有,要我当众表态,不是暴露自己吗?”并表明跟程潜走和平道路的决心是不会改变的,并决定以后由第1兵团司令部人事处长李君九通过温汰沫处长与程潜联系,以避免白崇禧的怀疑。月底,程潜为进一步控制长沙的局势,要陈明仁兼任长沙警备司令。他为取得白崇禧的信任,专程前往武汉向白崇禧请示,经同意后才接任。

  在这期间,陈明仁对走和平道路仍存在一些疑虑,担心共产党算旧账。针对这种状况,中共湖南省工委积极策动他的亲信李君九、温汰沫等人,经常给他讲解形势。省工委代表余志宏也亲自登门向他讲解毛主席、党中央关于和平解放湖南的方针、政策。特别是程星龄从香港回来告诉他说:“章士钊与毛主席谈到你时,毛主席说,对陈明仁起义后既住不咎,还要重用。当时,陈明仁坐在他们船上,各划各的船,都想划赢,各为其主嘛!”这样,使陈明仁逐渐消除了疑虑。

  6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湖南,解放了平江、醴陵、安乡等十余个县,对长沙形成钳形包围态势。7月2日,陈明仁接到白崇禧的命令,要死守长沙,如守不住可将部队撤往湘西另作他图。这时,程潜因白崇禧所逼前往邵阳,在离开长沙前夕,要陈明仁代理省政府主席。白崇禧为了拉拢陈明仁,也建议广州国民党政府正式任命陈明仁为湖南省政府主席。接着,长沙绥靖公署撤销,成立湖南省绥靖总司令部,陈明仁又被任命为总司令兼保安司令。为了稳定局面,陈明仁对记者发表谈话说:“我决不在长沙城作战,我保证在长沙城听不到炮声,甚至听不到枪声。”事后,他暗中将长沙警备司令部先后拘捕的、并经华中长官公署判处死刑的一批中共地下工作者和革命分子释放,向长沙市民表明和平诚意。

  1949年7月30日,陈明仁接到白崇禧电报:“程潜率武装人员潜返长沙,图谋不轨,着即缴除护卫武装,实行兵谏,迫其去广州就任考试院长。”他敷衍过去。这时,解放军先头部队已到达长沙郊区春华山一带,第四野战军派出的以金明为首席代表,唐天际、袁任远、解沛然、李明灏为代表的和谈代表团也已到达平江县城。陈明仁立即委托李君九、程星龄前往平江,邀请李明灏来到长沙商谈有关具体事宜。

  1949年8月4日,程潜、陈明仁领衔通电起义。晚上8时,程潜致电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决定即日成立湖南人民临时军政委员会,将第1兵团改为中国国民党人民解放军第1兵团,推定陈明仁任湖南省政府临时主席兼兵团司令官。5日,毛主席、朱总司令复电同意。下午,解放军先头部队第138师举行入城仪式,10余万市民夹道欢迎,庆祝长沙和平解放。可是,第1兵团的副司令官刘进、彭壁生、张际鹏、熊新民和三个军的正副军长等拉拢部分部队叛逃,陈明仁对此深感不安。第四野战军负责人多方慰勉,肯定这次起义的意义和影响。随后,陈明仁被任命为长沙军事管制委员会副主任,并于13日致电毛主席、朱总司令表示:“服膺新民主主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竭尽驾骀,以图报效。”9月3日,陈明仁应毛泽东电邀抵达北京,作为特邀代表出席第一次全国政协会议,受到毛主席、朱总司令、周恩来副主席等领导人的接见。会议期间,毛主席邀约程潜、陈明仁游览天坛。至祈年殿,毛主席与陈明仁合影后,问他准备放大加洗多少张照片分赠朋友?他说洗十打。毛主席风趣地说:“这少了,洗五十打吧!这样就没有人说你被共产党软禁了。”几天后,毛主席又请陈明仁吃家乡饭。他主动提到四平之役,表示内疚。毛主席便宽大为怀地安慰他:“两军相战,各为其主嘛!”并说,“林彪打仗不如你。”毛主席说:“你今后仍旧带部队吧,我们已决定将你的第1兵团改编为人民解放军,还由你当司令员。”毛主席还风趣地对陈明仁说:“其他人起义有条件,有条件我们好办,你没有讲条件,反而使我们难办。”最后,毛主席语重心长地告诉陈明仁:“共产党的军队有饭吃,你有饭吃,共产党的军队有衣穿,你有衣穿。”后来,陈明仁无限感慨地对儿子陈扬钊说:“为蒋介石出生入死卖命大半生,难听到他一句诚恳、亲切的话,毛主席与我首次相见,却如此平易近人,宽厚仁慈,真有天地之别呵!”

  10月2日,中央军委复电第四野战军,同意将陈明仁起义部队共计7万7千余人整编为一个兵团两个军六个师。11月1日,这支起义部队正式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1兵团,陈明仁任兵团司令。12月2日,在驻地浏阳县城举行了兵团成立大会。陈明仁宣布说:“从今天起。我兵团已经踏上光明之路,开始新生了!”从此,陈明仁以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的身份踏上新的征途,献身于人民解放事业。

  1955年,陈明仁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级解放勋章。曾先后担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委员,当选为第—届、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第三届、第四届常务委员会委员。

  1972年,陈明仁身患癌症,被送进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治疗。周恩来总理、叶剑英元帅十分关心他的病情,亲自过问他的治疗方案。在他病危期间,叶剑英、聂荣臻、王震、宋时轮、陶峙岳、董其武等领导人到医院看望他。

  1974年5月21日,陈明仁因病情恶化,与世长辞,终年71岁。

  作者点评

  陈明仁是我军的高级将领之一,他与我军其他将领的不同之处是一位起义将领。他的起义表明他深明大义。历史也证明他的这一举动是符合历史规律、符合人民利益的光荣举动,也使他的命运与人民的利益紧紧联系在一起。

  陈明仁以革命军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并在实际行动上不断洗刷自己的旧思想,虚心向周围的领导人学习。1958年,陈明仁在一次军事干部会上开诚布公地说:“我1949年起义,投向人民。当时一方面是人民的巨大力量的推动,大势所趋;另一方面是湖南人民要求和平的意志不可悔,谁要逆人民意志而行,就将身败名裂。我那时的指导思想是:‘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只要起义成功,个人因罪恶重大而引起性命安危,也在所不计。这就是我的‘牺牲小我’的一个主要含意。”

  朝闻道,夕可死矣。他的晚节是坦荡、磊落的,即使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他依然相信党、相信人民、相信历史的公正。党和人民给予他很高的评价,正如悼词所言:“陈明仁先生于1949年8月率部起义,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和平解放长沙作出了贡献。二十多年来,他拥护伟大领袖毛主席,拥护中国共产党,积极参加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陈明仁先生非常关心祖国的统一,对台湾故旧十分怀念,盼望台湾省早日回到祖国的怀抱。”

  这一评价是何等中肯,陈明仁将军九泉之下可以闭目了。

    【目 录】   

Copyright © 2014-2015 yljx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