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阅读答案 古典名著 中国名著 外国名著 童话寓言 百家讲坛
武侠小说 中外名人 故事传奇 诗歌散文 其它阅读 成才励志 民俗礼仪
您现在的位置: 课外阅读网 >> 中外名人 >> 隆美尔传 >> 正文 Ctrl+D 将本页加入收藏夹

第十六章 肩负重任败局定

    【目 录】   

  希特勒最终决定让凯塞林来担任意大利的最高指挥,但对于隆美尔这个被自己的宣传机器开足马力鼓吹起来的天才指挥官又该如何安置呢?很明显,隆美尔已经不可能作为凯塞林的部下再呆在意大利了,况且墨索里尼也不喜欢他继续留在那里。惟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将他调到另一部门并委以重任。只有这样,才能平衡隆美尔的心理。调到哪里去呢?希特勒一时也没了主意。他最后决定,在没有找到适当位置前,先让隆美尔继续保留他的司令部一班人马充当他的顾问团。

  希特勒的决定再次让隆美尔感到,自己又被丢在一边,备受冷落,蒙受了极大的耻辱。这更加深了他对最高统帅部的憎恨之情。他在与别人的交谈中,开始公开地辱骂凯特尔和约德尔都是一窍不通的“蠢驴”。

  其实,正是约德尔把希特勒和隆美尔从这种窘境中解脱出来的。10月30日,约德尔在向希特勒呈交西线总司令冯·伦斯德元帅的报告时建议,让隆美尔和他的参谋人员代表最高统帅部前去检查和加固“大西洋壁垒”。因为伦斯德在自己报告中指出,德国曾大肆鼓吹不可逾越的“大西洋壁垒”现在事实上已经根本不堪一击。盟军在西西里和萨莱诺成功的登陆,充分证明如果不对“大西洋壁垒”进行改造和加固,将根本无法阻挡盟军的进攻。约德尔认为让隆美尔担任这一角色是再恰当不过了,“这对于他本人和帝国的安全来说都是最佳选择”。同时,约德尔还暗示,如果盟军真在那儿登陆的话,隆美尔是完全可以胜任指挥反击任务的。

  约德尔的建议使希特勒连日来为如何安置隆美尔而生的烦恼一扫而光。他当即同意了这个建议。在德军中,只有隆美尔一个人具有与英美军队交战的丰富经验,而敌人也畏惧他。这也是给了他一个挽回名声的机会。为避免引起资历最老的伦斯德元帅的不愉快,约德尔要求在给隆美尔下达的命令中只说是前去检查工事,而不能挑明赋予隆美尔任何指挥权力。

  11月5日,希特勒在“狼穴”中召见了隆美尔,当面向他宣布了这一新的任命。他强调了这一任务对于帝国安全的重要性,“敌人从西线进攻的时刻将是我们举国迎敌的时刻”。他同时暗示隆美尔,万一战斗打响,他将可能担任指挥员。

  隆美尔对这一新的任命自然又是喜出望外。他立即飞回意大利做了扫尾工作。然后便兴致勃勃地开始研究如何在这新的任命中大干一番了。

  12月1日,隆美尔和随行的参谋们在慕尼黑登上了西去的专列。他们用了近2周时间巡视了丹麦海岸的防御工事。在巡视中,他一再向随行的参谋们灌输他在意大利北部时就已制定的防御原则:最好是在滩头就歼灭大规模入侵之敌。最后,隆美尔的视察结果是:德国空军在丹麦占有优势,盟军决不可能从丹麦登陆。

  12月14日,隆美尔结束丹麦之行,飞回他安置在德国南部的家中,短暂休息了几天。12月18日,他又飞往法国去视察那里的防御工事。这是自他1940年离开法国后第一次回到这里。他下榻在巴黎郊外一幢豪华的旅馆里。虽然这比隆美尔在北非沙漠指挥作战时的居住条件要强上千百倍,但隆美尔却并不喜欢这种阔绰的住宅。对于隆美尔的到来,巴黎各家报纸都在头版头条以显著标题报道了这一消息。隆美尔不想过早地让英国人和美国人知道他已经来到这里,但对于报道,他还是感到非常愉快,这说明他的名字已经具有极大的魔力。

  第二天一大早,他便坐车前去拜望伦斯德。自从伦斯德担任西线总司令以来,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再见过他了。伦斯德是德军中资历最深的元帅,他对希特勒的态度让人捉摸不透。一方面,他经常卖弄老资格,时常谩骂希特勒;另一方面,每次在希特勒解除他的职务后,他却又非常顺从地接受了希特勒对他的新任命。

  这一年,伦斯德已年满68岁,而且疾病缠身。隆美尔一见到他,便发现他已经老眼昏花,眼睑开始松垂,头上只剩下几缕稀疏的头发。伦斯德对隆美尔的到来显然不太欢迎。他简要向隆美尔介绍了西线的局势,最后还用英语说了一句:“在我看来,前景黯淡”。伦斯德的这句话及其参谋人员懒散懈怠的作风,让隆美尔大感吃惊。隆美尔清楚地记得,在非洲,英军只用了2个月就埋设了近100万颗地雷,使他行动困难。在这儿,伦斯德在3年之内才埋下了170万颗地雷。也就是说,每个月才埋设4万颗。“我将要改变这种工作作风”。

  在接下来十多天的视察中,隆美尔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了盟军即将进攻的地点和可能采用的方式。他认为,盟军最可能登陆的地点是第15集团军驻守的从比利时到法国索姆河这一段海岸;盟军的进攻将首先以猛烈的空袭开始,然后在海军舰艇和空军战斗轰炸机的掩护下,数以百计的突击艇和装甲登陆舰装载成千上万的士兵拥向海岸;与此同时,空降部队将在离登陆滩头不远的“大西洋壁垒”后方空降,从后面打开这一壁垒,迅速建立前进基地。

  在视察第15集团军防御地段时,隆美尔要求集团军司令撒尔穆斯必须将防御部队集中在紧靠海岸的地区,以便在盟军登陆时迅速组织强有力的反击。“把他们赶回大海。否则一旦他们在旱地上获得了立足点,就不可能再将他们赶下海了。”

  虽然撒尔穆斯也同意隆美尔的观点,但他表示没有伦斯德的指示,按照隆美尔要求的那样去做,的确让他很为难。这样,隆美尔是否能说服伦斯德便成为能否实现自己的计划的关键。多次的宦海沉浮已经使隆美尔懂得,有些事并不是自己说了就能算数的,还需要慢慢求得别人的支持才行。他需要竭力不让伦斯德元帅感觉到自己正在以“钦差大臣”的权力把这些计划强加给他。

  随后,隆美尔有意加深了与伦斯德的来往。慢慢地,伦斯德也感觉到,隆美尔似乎并不像凯特尔所说的那样目中无人。他对隆美尔的态度也渐渐好了起来。在一次用早茶时,隆美尔终于把他的防御设想简要地透露给了伦斯德。和撒尔穆斯一样,伦斯德也表示支持隆美尔在滩头阵地就把敌人挡回去的想法,但在一个隆美尔所认为的关键性问题上,他并不赞同隆美尔的想法。

  “虽然我也认为敌人最可能登陆的地点是在索姆河附近,但如果像你所说的那样把装甲师部署在这一地带,那么万一敌人在其他地方进行登陆,我们将无法将装甲师迅速地投入战斗。这将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做法。”显然,他对隆美尔的推测并没达到绝对信任的程度。

  在自己的大胆设想遭到伦斯德否决后,隆美尔又拜访了德国空军驻法总司令斯比埃尔元帅,希望能得到空军的支持。斯比埃尔的回答却令他非常震惊。斯比埃尔告诉他,在敌人登陆的第一天,德国空军事实上根本出动不了。虽然地勤人员可以迅速做好飞机起飞前的各项准备工作,但飞行人员却要在敌人入侵后好几天才能从德国国内和其他战线上赶过来。

  “我们现在基本上没有飞行员,事实上,我仅仅是一个空架子。”斯比埃尔的回答令隆美尔万分失望。几天之后,波茨坦陆军学院的老友、巴黎近郊的陆军指挥官海斯上校拜会了他,隆美尔表达了他的忧虑之感。“这些天来的调查情况告诉我,我们的‘大西洋壁垒’漏洞百出。如果这种状况得不到迅速改变,我们根本无法在盟军登陆时迅速将其击退,这将会是一场灾难。”

  隆美尔很快将视察结果向最高统帅部作了汇报。最高统帅部对这些远比他们预想还要糟得多的情况也大感吃惊。希特勒决定授权隆美尔,让他尽早完善“大西洋壁垒”。1944年1月10日,最高统帅部的瓦尔利蒙将军给隆美尔打来电话,“元首完全赞同你将入侵之敌歼灭于海滩的设想,并决定授予你指挥法国海岸所有军队的最高指挥权。”隆美尔听到这一消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不禁油然而生。他又一次得到了可以支配芸芸众生的权力。“我终于得到了这个权力,”他写信告诉妻子,“伦斯德正好也休假去了,我现在终于可以放手干了。”

  在下达给各级军官的命令中,隆美尔指出,“主要战线是在海滩上,而不是内陆地带。在敌人的登陆舰艇靠拢海滩时,等待他们的必须是排成阵势的地雷和暗伏在水下的暗桩和其他障碍物,海滩要变成遍布地雷的‘死亡地带’,一切能动用的人员和物资都必须集中到海岸附近,包括我们的炮兵和精锐的装甲师。”

  令隆美尔感到失望的是,他并没有获得支配装甲师的权力。驻法的德军装甲师是最高统帅部剩下的惟一装甲预备队,而盟军在法国海岸的登陆还没有让他们感到是一种迫在眉睫的危险,所以这些装甲师大部分都做好了支援其他战场的准备。

  经过几个月夜以继日的整修后,隆美尔在向最高统帅部的报告中表示,他对挫败敌人登陆的企图充满信心。“依照目前状况,在这些地段,敌人任何登陆的企图都将遭到彻底粉碎。”同时,他趁机提出了接管西线所有装甲和机械化部队的请求。他在报告的结尾写道,“如果我得到了对这些部队的指挥权,我的防御体系将会更加完善无缺。”

  隆美尔的要求引发了伦斯德心中的怒火。由于隆美尔权力不断扩大,他这个西线总司令部实际上是徒有虚名了。他再也不能容忍隆美尔又想夺去他所剩无几的权力,他拒绝交出西线装甲和机械化部队的指挥权,并拒绝了希特勒要求他交出西线总司令的建议,“我不能把我的部下交给一个从非洲败退回来的元帅,我要对他们的命运负责。”

  最高统帅部对于隆美尔的这项要求的态度是沉默。因为东线的战况迫使他们不断抽调在法国的装甲部队去弥补战场损失。另外,他们和隆美尔在装甲部队的使用上也存在很大的分歧。希特勒的主要坦克战专家古德里安和多尔曼将军对于隆美尔要把装甲师配置在海岸地区竭力反对,“这就像是把我们的坦克放在商店的橱窗展示一样,这样的配置将使坦克的作用和火炮相差无几。”古德里安坚持所有的坦克都远离敌人战舰炮火的射程之外。隆美尔则认为,如果把装甲师留在后方,一旦敌人展开进攻,他们的空军便会阻止任何企图向前线的调动,而前线没有坦克的支援,敌人将会迅速建立滩头阵地,尔后便可以长驱直入。

  由于各执己见,在听完了双方喋喋不休的争吵后,希特勒不得不让双方达成妥协:将西线7个装甲师中的3个划归隆美尔指挥,部署在海岸附近;

  其余师则作为最高统帅部的预备队留在远离海岸的内陆。“敌人目前的意图还不太明确,所以必须采用保持预备队的方式维持战略后续能力”,约德尔随后写信通知隆美尔。

  一旦我们弄清敌人进攻的意图和重点,我们会立即把这些部队投入到战斗中去。

  4月底,德国特工人员报告,盟军的进攻时间将可能是5月头一个星期或第三个星期。在进攻地点上,虽然盟军采取了种种蒙骗手段,但却并没能使希特勒上当,他越来越坚信盟军登陆的地点将是诺曼底。在5月2日的作战会议上,希特勒没有征得隆美尔同意,便将1个空降军调往了诺曼底和布列塔尼半岛。

  隆美尔对希特勒的部署感到非常纳闷。根据他的判断,盟军将是在索姆河一带登陆,于是他心怀疑虑地给最高统帅部打电话,询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约德尔告诉他,“元首已经得到非常确切的情报,敌人第一个进攻的目标将是瑟堡。”他接着又透露,“我们得到的情报还告诉我们,敌人已经成功地进行了一次穿越你那一类障碍物的试验。”

  这些话让隆美尔大吃一惊。就在前几天,约德尔还拒绝了多尔曼提出的万一敌人在诺曼底登陆,就把第74军全部人马抽调去增援的建议。他立即命令他的副官准备车辆,前去诺曼底视察那里的防御情况。

  在诺曼底,隆美尔发现他的防御部署似乎已经无懈可击。密如森林的木桩和障碍物,黑压压地布满了每一片海滩;陆地上,种满了绑着饵雷和手榴弹的“隆美尔芦笋”。根据他的命令,横跨瑟堡半岛顶端数公里内的田野已被海水淹没,变成了一片机械化车辆难以行进半步的沼泽地;所有大路上都埋下了反坦克地雷;四处都有重兵和大炮。他还命令在海滩架设了强力探照灯,“强有力的灯光将会使敌人在还没碰到障碍物之前就被照得眼花缭乱,这将使他们看不清我们布下的陷阱”。隆美尔洋洋得意地对他的前线指挥官们夸道。

  接着,他又到已划归他指挥的第21装甲师防守的加莱地区作了一番视察。那儿的情况也让他感到非常满意,一切都按他的命令进行了部署。“毫无疑问,敌人对于这一地区的进攻将会遭到迎头痛击,”他在结束视察后向最高统帅部汇报说。

  接下来的几天,隆美尔继续敦促部队加强防御工事。到5月13日,隆美尔的部队在英吉利海峡的海岸上,用打桩、夯实、喷水等方法已布下了51.7万多座海滩障碍物,埋设了三万多颗“泰勒”式地雷;在海滩后面的“死亡地带”埋下了四百多万颗地雷,但在诺曼底却没有什么新的进展。由于盟军的飞机炸断了通往诺曼底的铁路和公路,建筑防御工事所需的水泥和木材无法运送过去,海滩障碍物还停留在高水位地带。如果盟军在落潮时登陆,这些障碍物将很难发挥出作用。盟军以后在诺曼底的登陆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这些防御上的缺陷并没有引起隆美尔足够的重视。他似乎对西线防御充满了信心,“对于在西线即将到来的这场具有历史意义的战役,我充满了必胜的信心,几乎所有的官兵都在急切地盼望它的到来,他们把这一战役看成是使敌人彻底丧失信心的大好机会”。

  5月20日这一天,2名英军突击队员在索姆河湾被警戒部队抓获,并立刻被押到了隆美尔的指挥所。似乎是禁不住纳粹的严刑逼供,他们最终承认是来侦察地形的,并告诉隆美尔盟军将在索姆河湾登陆。隆美尔立即将这一消息上报了最高统帅部,打完电话后,他对参谋们说:“我要告诉他们,他们认为盟军将在诺曼底登陆的想法是错误的。”他显然对在索姆—迪埃普海岸一带的防御充满了自信,“敌人在索姆河湾的登陆必将遭到彻底失败”。

  隆美尔的这一情报并没有引起大本营多大兴趣。最高统帅部参谋人员已准确地预料到了盟军即将进攻的目标将是瑟堡半岛,他们在查看潮汐表后警告希特勒说:“6月5日到13日将是敌人最适合进攻的日子。”希特勒立刻让约德尔把这一情况紧急通知给隆美尔,但隆美尔对这一消息不屑一顾。“这准是约德尔那帮愚蠢的参谋们捏造出来的”,他鄙夷地说道。随后,他自己查看了一下月相和潮汐表,“看来只有6月20日以后才会有适合登陆的潮”。他坚持认为盟军一定会借助涨潮来突破他的海底障碍物。他犯了致命的错误。盟军在诺曼底的登陆正是在低潮时进行的。

  6月4日早晨,隆美尔驱车回德国休假去了。临行前,他对参谋们说:

  “6月20日以前敌人是不会进攻的。即使他们发动进攻,他们在海滩上也无法再逃回去。”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西线指挥员都像隆美尔那样盲目乐观。负责防守诺曼底地区的第84军军长马尔克斯将军似乎有一种天生的灵感。6月3日视察自己的防区时,他登上了海岸边一座山头,眺望着浩瀚的大海,对身边的随从说道:“如果我没有预料错的话,英国人将在星期天去教堂做完他们的最后一次祈祷,星期一(6月5日)便出发。元帅说敌人20日以前不会来,即使来了,也是冲着加莱去的。但是我认定我们将在星期一迎接他们,就在此地。”

  马尔克斯不幸言中了。6月5日,盟军的登陆舰只驶离英国各个港口出发了,这只庞大的特混舰队向诺曼底整整行驶了一天。这是一次规模巨大的行动,但德军却丝毫没有察觉。如果在英吉利海峡有一只德国巡逻艇,也会提前10小时给希特勒发出警告,但德国海军却称海浪太大,巡逻艇无法出海。

  在诺曼底防守的德军是在首批登陆的盟军向他们开火之后才如梦初醒。他们发现这是盟军一次真正的大规模登陆行动。这并非他们的统帅隆美尔所说的那样,盟军在20日以前不可能有任何大规模的行动,即使有行动,也只是试探性质的。

  6月6日这天,隆美尔正在家中准备为露西过生日,来自B集团军指挥所的电话打断了他,参谋长斯达派尔报告:“盟军已经在诺曼底开始进攻了。”隆美尔听到这一消息,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一下子愣在那里。过了一会儿,他才对着话筒大叫道:“你们一定要坚持住,我马上就赶回来。”随后,他立即向希特勒汇报了这一情况,并向他保证,“我马上就赶回去,我相信我们会击退敌人进攻的。”

  如果那天早晨,隆美尔要是和往常一样收听7点钟新闻的话,他就会听到盟军正式宣布的那条重要消息:“在强大的空军支援下,盟军海陆军部队于今天早晨在艾森豪威尔将军的指挥下在法国海岸开始登陆。”由于忙着给露西过生日,他正好漏过了这一重要消息。

  当晚,隆美尔赶到了指挥所。伦斯德带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口气告诉他,盟军已轻而易举地捣毁了他发明的那些小玩艺。“这怎么可能”,隆美尔怀疑地摇摇头。斯达派尔向他详细汇报了盟军突破的情况:“敌人的舰只在离岸不远的海面上顶风停泊了很长时间,等待海潮的改变,直到低潮时他们才开始进攻。他们的突击队员在天刚亮时便乘小船摸到海岸边把我们的海滩障碍物炸毁了。在随后的进攻中,他们用喷火器和炸药把我们剩下的地堡也都给解决了。遇有悬崖峭壁的地方,他们就利用在海岸附近的登陆艇上由火箭发射过来的绳梯攀登上去。”说到这里,斯达派尔抬头看了看隆美尔的表情,接着又说道:“敌人依靠空军的狂轰滥炸和海军的猛烈炮击,在我们的雷区中开辟了一条很宽的通道。”

  “为什么我们不乘敌人立足不稳便立即进行反攻?”隆美尔气愤地嚷道。“我们原以为这只是敌人的一次掩护行动,真正的进攻将在第15集团军的防区,”斯达派尔讷讷地答道。很明显,他想把这一责任推卸给隆美尔。隆美尔已没有心情来和他继续争辩这个问题,他立即命令:“马上让第21装甲师进行反攻,马上进攻。”

  第21装甲师的这次反攻很快便被登陆的盟军击退。这时,盟军已经在诺曼底海岸150平方公里的一连串滩头阵地上登陆并空投了15万人和大量的武器装备。

  6日夜里,隆美尔一直想弄清诺曼底的情况。因为情报官告诉他,这不是敌人的真正进攻,真正的进攻将在第15集团军那里展开。隆美尔并不知道这些消息要么是反希特勒的密谋分子们凭空捏造的,要么是盟军有意编造的。他仍拒绝派第15集团军增援诺曼底。在和约德尔通话时,他警告说:“我认为,我们必须准备敌人将在别的地方发起重点进攻。”就这样,等待“敌人的第二次进攻”彻底打乱了隆美尔在未来5个星期里的战略部署。

  6月8日,对隆美尔来说,形势越来越不利,在诺曼底登陆的英美军队的大块滩头阵地即将连成一片。最高统帅部对于隆美尔一直没有在诺曼底进行决定性的军事行动越来越惴惴不安。约德尔在给隆美尔的电话中明确告诉这位元帅,不用再担心盟军会有第二次进攻。隆美尔显然认为这位将军过于天真了,他气愤地告诉他:“迄今为止,敌人只投入2个集团军中的1个,这正是我为什么不能从第15集团军抽调部队的原因所在,当然也不能从加莱抽调部队。”

  其实,所谓的美军第1集团军,只是盟军为了欺骗隆美尔而虚设的一个并不存在的部队,他们宣称这个集团军将由巴顿指挥,有25个师的兵力,所以隆美尔对于盟军即将展开一轮真正的进攻深信不疑。

  由于隆美尔迟疑不决,盟军很快便突破了防守力量薄弱的诺曼底防线。到12日,盟军已建立起80公里宽的集团军登陆场,向欧洲大陆输送了三十三万多名官兵、5.4万辆坦克车辆和11万吨军用物资,并且还在以每昼夜十多公里的速度扩展着登陆场。13日,盟军将进攻的重点转向了瑟堡。获得这一深水良港后,盟军就不必再从海滩上运送士兵和武器装备,直接可以从这个港口迅速把大批后备部队和物资运上岸。

  盟军的行动触动了隆美尔的要害。他命令第84、第47军和党卫军第1和第2装甲师拼命阻住盟军的推进,但强大的盟军在占绝对优势的坦克和空军的掩护下,不断击溃了德军的层层阻击,继续向瑟堡挺进。

  6月15日,隆美尔发现,已无法再阻止盟军进攻了。公路和河道都已被盟军封锁,无法再向瑟堡支援。“我们只有让他们撤退,否则他们将会全军覆没,”隆美尔向希特勒建议。与此同时,他已下令在瑟堡的守军向半岛北端后撤。这时,隆美尔认为败局已定了。

  自从非洲战场失利以来,隆美尔便多次委婉地向希特勒建议尽早结束战争,但都遭到了这个战争狂人的拒绝。这一次,他决定让希特勒亲自到西线来看看,让他明白,再抵抗下去只会让更多的德国士兵白白送死。

  17日,隆美尔向前来西线督战的希特勒坦率吐露了自己的看法。“元首阁下,我们现在面对两线作战的困境,我想应该是用政治手段来收拾残局的时候了。我们应该和英美媾和,集中力量在东线作战。”隆美尔的话显然深深刺伤了希特勒,他对隆美尔大吵大嚷道:“元帅阁下,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你要做的就是守好你自己的防线,这样对你我来说都是一个最好的结果。”

  为了安慰隆美尔,希特勒又使出了他惯用的伎俩。他召来了V型导弹的指挥官,给隆美尔和其他西线指挥官们打气。这位指挥官简要汇报了在过去几周里已经向伦敦发射了一千多枚V-1导弹。“我们在英国的谍报人员告诉我们,我们的袭击已经使敌人快要到了崩溃的边缘,”希特勒最后盯着在场的将帅们说,“你们只需要坚持,用不了多久,敌人就会崩溃的。”

  希特勒的话让隆美尔半信半疑。的确,V-1导弹一直是盟国空军追寻的重点目标,但它的作用真有那么大吗?隆美尔带着这种疑虑离开了会议室。

  事实证明,希特勒的话全是一派胡言。在以后的十多天里,新型导弹的攻击丝毫也没有削弱盟军的攻势,6月25日,瑟堡被盟军攻陷;东线,苏军已在斯大林格勒开始转入战略反攻。“一切都完了,我们必须要尽早结束这场战争”,隆美尔在出席希特勒在伯希特斯加登举行的高级军事会议前对伦斯德说道,“政治局势已经非常清楚,全世界都已经起来共同对付我们,我们已经没有赢得这场战争的丝毫希望了”。他希望这位资深元帅能站在他这一边,规劝元首尽早与英美媾和。

  在参加会议之前,隆美尔又把他的意图向戈培尔和希姆莱讲述了一遍。他们听着他的讲话,只是偶尔点点头,并没有表示明确反对。这使隆美尔更加坚信他能说服元首尽早放弃现在的政策。

  会议在29日下午举行。一开始,希特勒又首先向与会的将帅们吹起他编造的那些导弹的轰炸数据来。这次隆美尔再也没兴趣听这些了。在紧接着的发言中,他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意图:“元首阁下,我作为B集团军群的指挥官来到这里,是因为我想我们放弃现在的战争政策的时候已经到来了,我们应该对全体德国人民负责,我想我们应该明白目前的政治形势对我们很不利。”

  “我的元帅,我需要的是你汇报你那儿的战场局势,而不是要你在这儿给我高谈什么世界形势,这不是你分内的事。”还没等隆美尔把话说完,希特勒便愤怒地用拳头重重地敲着桌子吼道。

  隆美尔仍然固执地坚持:“我的元首,历史要求我必须先谈谈我们所面临的政治形势。”

  “你只谈军事,其他什么都不用谈。”希特勒再次厉声打断了他的讲话。”

  隆美尔求救地扫了一眼戈培尔和希姆莱,希望他们能站出来和自己一起说服元首,但他们都避开了他的目光。隆美尔忍不住脱口而出:“元首阁下,我必须谈谈这个主题。我还想问问您,我们还有什么力量来赢得这场战争?”

  “住口!”希特勒高声尖叫着,“你马上离开这儿,我决不允许一个失败主义者在高谈什么悲观论调。”

  隆美尔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像躲避瘟疫一样地在竭力避开他。他只好拿起他的帽子,默默无言地走出希特勒会议室。

    【目 录】   

Copyright © 2014-2015 yljx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