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阅读答案 古典名著 中国名著 外国名著 童话寓言 百家讲坛
武侠小说 中外名人 故事传奇 诗歌散文 其它阅读 成才励志 民俗礼仪
您现在的位置: 课外阅读网 >> 中外名人 >> 隆美尔传 >> 正文 Ctrl+D 将本页加入收藏夹

第十五章 临危出使再遭贬

    【目 录】   

  自从隆美尔钻进他那架绿里透黄的专机离开非洲返回德国后,在九个多星期里,非洲的往事就像一场噩梦一般总是萦绕在他的脑中,挥之不去。在那里,他手下曾经有一万多名士兵和9名将军命归黄泉,而他现在却在家中悠闲地疗养。这样闲适的生活快要让他发疯了。他离不开战场,他感到自己要么最终胜利,要么也应该最终战死在疆场。只有那样,才是一名真正的军人。

  为了尽快重新获得希特勒的青睐,在希特勒生日之际,他寄去了一阕连他自己也感到有些不自在的生日颂词:“我的元首,祝愿新的一年给您带来各条战线上的胜利。”但这张令人作呕的贺卡并没能给他带来什么奇迹。希特勒除了偶尔召他参加作战会议外,丝毫没有委以重任的意思。隆美尔不无沮丧地私下告诉露西,“看来,我已经失去了元首的信任。”

  当25万名德意官兵在突尼斯投降的消息传来后,隆美尔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事实上,早在1942年11月他擅自回国晋见希特勒时,希特勒就已断定非洲是注定保不住了,但他仍要求隆美尔不惜一切代价坚守非洲。一是为了不让盟军尽早直接进入与突尼斯隔海相望的西西里海峡,这将会导致意大利法西斯政权的崩溃;二是继续设法控制地中海,迫使盟军绕道好望角而不是通过地中海到达非洲,从而可以拖住他们将近一百多艘运输船只,防止盟军过早在欧洲南部登陆。

  希特勒认为,只要在突尼斯作出的牺牲能推迟盟军对意大利的进攻,就是完全值得的。他在1942年7月间曾对苏联战场上的将军们吹嘘道:“在突尼斯拖住敌人,我们就能使他们对南欧的进攻推迟半年,并且保证意大利还在我们这边。如果我们放弃了突尼斯,敌人就会不费吹灰之力在意大利登陆,而苏联战场现在的形势让我们难以派兵援救。这样,他们将越过意大利直接打到我们的边境来。”

  突尼斯并没能像希特勒期望的那样坚持下去。这样,意大利的战略地位对希特勒来说是举足轻重了。戈培尔在1943年2月日记中曾记载:

  在任何情况下,元首都不会从意大利大陆上撤退。即使意大利本身退出战争,他也一样不会撤出。这是拒战争于德国本土之外的最高战略原则。

  突尼斯的丧失使意大利时刻处在盟军的进攻之下,意大利的局势开始动荡,军队内部开始出现反战情绪,一些军政高层人士开始和盟军秘密接触,商讨反戈的可能。意大利的局势越来越让希特勒感到不安。5月15日,希特勒以近2个小时的秘密讲话结束了这天的作战会议。他警告高级将领们:“在意大利,我们惟一能依靠的就是领袖本人。现在那里的形势对他越来越不利。种种迹象表明,皇室和绝大多数军官不是对我们怀有敌意,就是想和我们脱离接触。现在让我最担心的就是领袖是否还能控制那里的局势。如果敌人对意大利发动进攻,我将把东线8个装甲师和4个步兵师调进意大利,帮助领袖来抵抗敌人的入侵。”

  既然决心已定,希特勒接下去考虑的就是,由谁来担任这些部队的指挥官。苏联战场上的将军们显然是不能抽调回来的。那儿战事正吃紧,总参谋部的其他将军们又大都很长时间没有和部队接触了,难以承担此重任。思来想去,只有从非洲回来的隆美尔元帅才是最佳人选。17日,隆美尔接到了希特勒让他为完成这一使命组建新的集团军司令部参谋班子的命令。他终于等来了让他重振雄风的机会。他的沮丧心情顿时一扫而光,并立即精力充沛地投入了这一新的工作。

  没用几天时间,隆美尔就草拟出了4个师秘密渗入意大利北部的计划和时间表,其中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何进入意北部。事情很清楚,希特勒交给隆美尔的任务就是守住意大利,不让盟军把战火烧到自己家门口。但意大利一直对德军怀有戒心,他们一直不断在阿尔卑斯山口构筑防御德国进攻的边境工事。隆美尔每次坐火车经意大利与瑞士和奥地利的边境时,都能清楚地看到意军在各个山口构筑了地堡,在铁路关卡和公路桥梁上全装上了爆炸装置。要是意军把守这些山口的话,德军进入意大利将十分困难。隆美尔很想尽快获得对这些山口的控制权。但希特勒出于政治上的考虑,担心过早入侵意大利会给意大利的背叛者们以口实,所以他只让隆美尔制定计划,具体行动要等待局势发生变化以后再说。

  隆美尔坚持认为,意大利的崩溃不可避免。

  隆美尔总是把意大利人看得一文不值,他总认为一旦英国人和美国人在意大利南部登陆,意大利人将不会作任何抵抗。他甚至还说墨索里尼已是风烛残年,难以再控制住意大利的局势。

  戈培尔在日记中记下了隆美尔的话语。希特勒自1941年12月解除冯·布劳希奇陆军元帅的职务后,一直没有再任命一位陆军总司令。而在每次的作战会议上,隆美尔以顾问身份总能根据他的实战经验深刻地分析战局,这自然慢慢重新获得了希特勒的青睐。事实上,隆美尔已成了“代理陆军总司令”。戈培尔对这个“败军之将”在最高统帅部中的地位不断上升感到难以接受。他私下不无恶意地向希特勒说,“他显然想把他在非洲的失败归咎到意大利人身上”。

  1943年7月10日,盟军开始在西西里登陆。“中午,元首召开了紧急会议,讨论盟军的这次入侵,”隆美尔在日记中写道:

  在此之前,我和元首已经商讨过这一问题。我竭力劝说元首尽快采取行动,赶在敌人之前进入意大利,但是凯塞林和林特伦武官却向他保证说,墨索里尼将会安然无恙,并会很快击退敌人的入侵。显然元首相信了他们的话,想竭力避免由于出兵而引起意大利局势进一步恶化。

  15日,意大利的局势迫使希特勒不得不改变了主意。在和约德尔将军商讨后,他决定任命隆美尔为新组建的B集团军司令,负责在意大利中部组织抵抗。但就在隆美尔欣喜地准备这次行动的时候,戈林再次在希特勒面前煽动说,隆美尔是一个反意大利分子,如果派他到意大利去,可能会带来一系列意想不到的恶果。希特勒对自己的决定又开始动摇起来。几天后,隆美尔接到命令,B集团军将调防到希腊北部的萨洛尼卡,执行阻止敌人即将在希腊或克里特岛登陆的使命。

  隆美尔不得不悻悻地飞往希腊,开始执行希特勒交付他的这个“索然无味”的新工作。“这太让我失望了,这项工作完全不适合我,”隆美尔写信告诉妻子,“我现在每天的工作就是视察这里的防御工事,准备阻击想象中的盟军的登陆。”正当隆美尔在希腊刚刚开始视察时,希特勒打电话来了,他在电话中激动地说:“领袖已经被反叛者抓了起来。谁也不知道意大利将会发生什么事,你立即赶回来。”

  26日中午,隆美尔飞回了“狼穴”。这时,整个统帅部一片混乱,纳粹党魁们、军队高级将领以及国家的高层人士,纷纷从四面八方飞来了。隆美尔驱车通过岗哨和雷区,步入了希特勒的会议室。从别人交头接耳的交谈中,隆美尔才知道了一些大概情况。墨索里尼已被国王软禁起来,但国王和巴多格利奥元帅并没有宣布脱离轴心国,显然这只是他们的缓兵之计,不想给德国入侵意大利制造借口而已。希特勒在副官陪同下走进了会议室,喧闹的人群安静下来。希特勒环视了一下围着橡木会议桌而坐的各位军政要员,以他那特有的尖锐嗓门叫道:“他们是一伙叛徒,这是确信无疑的,我们要把这些流氓一网打尽。”

  隆美尔理解希特勒此刻的心情。虽然最高统帅部对这种情况的发生早有预见,但当它真正发生了,又感到形势异常危急。现在,意大利南北一千六百多公里的距离把驻扎在西西里的7万德军精锐部队和他们的本土隔离开来。在会议上,一个当天从罗马逃出来的法西斯头目报告说,新政权很可能在8~10天之内宣布与敌人停战。这样,英美联军就有可能在热那亚和里窝那的北部登陆,这无疑将使休伯将军在西西里的驻军难逃厄运。

  对于这种可能性,希特勒第一个本能的反应就是立刻放弃西西里战场,做一次类似“敦刻尔克式大撤退”,把西西里的德国精锐部队撤回国内,但他很快又改变了主意,“我们为什么不马上进行一次政变,让我们的第3装甲师进入罗马,逮捕那些叛乱分子”。与会者被希特勒不时改变的想法弄得无所适从。只有隆美尔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他向希特勒建议说,应该采取比较谨慎一点的做法为好,“我宁愿我们准备得更为充分一些,这样我们成功的希望也会更大一些。”希特勒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他觉得隆美尔的看法很有见地,意大利还没有立即宣布和英美停战,如果做过火了,反而会出现适得其反的效果。

  最终,希特勒让隆美尔立即做好入侵意大利的各项准备工作。一旦形势需要,就立即夺取意大利北部的各个山口,进入意大利。为了避免意军获知这一计划,希特勒命令隆美尔即使是在司令部的所在地——奥地利也不能公开抛头露面,以免引起意军猜疑。同时,他的那些为意军所熟悉的参谋人员也一样得藏身匿迹,他的司令部也得用“最高统帅部复兴部队司令部”这个招牌来作掩护。

  29日,希特勒从党卫队获得确切的消息,意大利新政权正在和敌人秘密接触。丘吉尔和罗斯福之间来往的电报也证实了这一点,丘吉尔在电报中谈到了“指日可待的停战”。于是希特勒立即命令隆美尔马上执行入侵意大利的“阿拉里奇行动”。

  隆美尔让第26装甲师担任打头阵的角色。他一再告诫其师长:“你们对意大利人要尽可能采取友好的态度,对他们说我们是来帮助他们击退敌人进攻的,尽量避免不必要的磨擦。”“那么要是他们反抗呢?”师长困惑地问他。“那就谈判,”隆美尔回答说,“但是如果他们首先使用武力,你们就还击”。

  当德军部队沿着奥意边境上曲折陡险的勃伦纳山口向上攀登时,隆美尔不得不坐在奥地利的司令部里静候佳音。他现在不能再像在非洲那样身先士卒了。“我不得不呆在司令部里,不能和部队一起行动。以免意大利由于看到我,从而推测出我们的这次行动的真正目的,”他在给露西的信中写道,

  “这无疑使我非常难受。但是一想到凯塞林不久以后再也不能在意大利为所欲为了,我的心情又舒畅起来。”

  当成千上万的德军士兵和坦克向意大利边境推进的时候,在那里防守的意军官兵惊恐万分。意大利最高统帅部没有料到德国这么快便会采取行动,且没有通知边境防守部队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没有上面的明确指示,意边境守军当然不敢对他们的盟友开枪,只能把这一消息报告罗马统帅部,请示如何处理这一突发事件。等到罗马当局的命令,想要采取行动的时候,勃伦纳山口早已被德军占领。隆美尔的部队已经开进了意大利,士兵们甚至在意大利国土上开始使用“占领后的德国马克”了。

  面对既成事实,罗马当局只能表示欢迎德军来帮助他们抵抗入侵者。希特勒则非常想了解意大利当局的真实想法。7月31日,他派出情报头子卡纳里斯访问罗马。卡纳里斯向他报告说:“没有迹象表明意大利人在阴谋策划叛变。罗马当局只有一个意愿,即在我们的帮助下把战争继续打下去,把盟军赶回大海。”希特勒仍半信半疑,隆美尔却根本不相信卡纳里斯这番自欺欺人的谎言。他要求他的军官们想方设法把意军士兵拉到德国这一边来,避免意大利可能的反抗。他在与驻守勃伦纳山口的弗尔斯坦将军交谈时明确提到了这一点,“他们的营房既简陋又拥挤,他们的士兵对我们要比对待他们自己的军官信任得多。你可以设法多收容一些意大利士兵,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

  8月1日,第44步兵师中的巴伐利亚和奥地利部队开始越过边境。这支德军部队素以骁勇善战而著称。但由于这支部队曾经参与镇压过1848年意大利的米兰起义,所以意大利最高当局强烈反对他们进入意境内。这时,德军业已全部占领了进入意大利的各个山口,隆美尔根本没有理会意大利当局的反对,反而命令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向前推进。据第44师师长阿尔伯特的战时日记记载,隆美尔当时曾命令他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尽快达到目的地,对于意大利人的任何抵抗都以武力粉碎。

  8月3日,党卫队精锐部队“阿道夫·希特勒”师也越过了勃伦纳山口。隆美尔在出发前曾要求其师长,“要狠狠地教训一下意大利人,让他们俯首听令。”

  隆美尔将司令部搬到了慕尼黑郊外的普拉赫,而自己则住进了凯特尔为他准备的私人豪华别墅。他的心情异常兴奋。8月4日,隆美尔在给妻子的信中以讥讽的语气写道:

  现在意大利国王已经别无选择,要么他和我们并肩战斗,继续和盟军打下去;要么让他的国家支离破碎。我想不久我就可以当面和他阐述这些利弊得失了。

  两天以后,隆美尔的调门更高了:

  凯塞林要不了多久就得滚蛋,他一定会气得吃不下饭的。墨索里尼也不可能重新上台了,他的那个党已经彻底腐败了,连他的女婿都站到了反对他的人那一边。

  意大利军民对“阿拉里奇”行动的反对呼声越来越高。他们开始在铁路和公路上设置障碍,企图阻止德军源源不断地开进国内,态度也越来越不合作。罗马当局在不同场合公开表示了不满。“很明显,他们是想煽动居民闹事”,隆美尔在他的日记中这样评述道。

  8月8日,一支企图开进拉斯佩齐亚海军基地的党卫军队伍受到了基地意军的阻止,最后被迫返回。隆美尔十分重视这一事件,认为这是意新政府开始公开和德军唱对台戏。“他们正在企图密谋叛变,投靠敌人,”隆美尔向希特勒报告,“我们必须采取强硬措施迫使他们改变主意”。

  希特勒也看穿了意大利人的真实想法。他在接见隆美尔时表示赞同他的看法,“他们是在拖延时间,紧接着下一步就是叛变投敌”。但他仍坚持认为,应想方设法让墨索里尼重新执政,“这样就可以减少我们很多麻烦和负担”。接着,希特勒破口大骂林特伦和凯塞林等人。“这帮笨蛋,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意大利人现在到底在想什么,甚至直到现在他们还在盲目地信任新政府。”

  听到希特勒这番言辞激烈的言语,隆美尔非常兴奋。“我想我应该掌握整个意大利的兵权,也就是说指挥南北两个军团。我可以划归意大利最高统帅部指挥,但我的司令部必须设在罗马附近。这样,我就可以直接影响他们。”隆美尔一口气把他在心底憋了许久的愿望说了出来。然后,心情激动地等待着希特勒的答复。听完隆美尔的请求后,希特勒陷入了沉思,开始从刚才的激动中摆脱出来。“我想你应该去征求一下意大利人的意见”,希特勒最后这样回答了他。

  15日上午,隆美尔在约德尔的陪同下在意大利的波洛尼亚机场走下飞机。他终于踏上了向往已久的意大利国土。在机场,一支党卫军仪仗队迎接了他们。随后,他们便乘车前往郊外一处别墅去会见他们的意大利“盟友”。

  意大利派来的代表是最高统帅部最狡猾的成员之一——马利奥将军。他显然被隆美尔的到来和德国人的这副模样吓了一跳。但他很快便缓过神来,向隆美尔提出了抗议,“无论我们的行为和命令是否得当,我们都不能容忍你们现在的这种做法,你们直接侵犯了我们的主权。”

  约德尔立刻反击道:“当我们的军队开进意大利忠诚地想帮助你们抵抗入侵时,你们却把在法国的军队撤了回来,并向阿尔卑斯山口推进,你们这种与抗御敌人入侵方向相反的运动到底说明了什么?”

  马利奥对约德尔的指责闪烁其辞,竭力想用外交辞令来掩饰内心的慌张。他借口说罗马当局难以接受党卫军开进意大利,“他们是墨索里尼的朋友,我们不能容忍他们的到来。”约德尔则表示,他们和其他部队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并别有用心地解释,“相反他们的战斗力要强得多”。马利奥显然难以容忍约德尔的解释,立即驳斥道:“如果我们派一支犹太部队开进德国,你们的感觉将会如何?”双方唇枪舌剑地争了起来。隆美尔对于他们的争吵一直保持着沉默。“因为我不想让意大利人从我这儿抓到什么把柄”,他后来这样向希特勒解释道。

  最后,约德尔对这种争吵再也不耐烦了。他当场宣布:“元首已经决定隆美尔元帅将负责指挥意大利北部所有德国和意大利的军队。”马利奥当即被这一消息震惊,他立刻表示了反对:“你们的军队应该全部开到南部去阻止敌人的入侵,北部的防守应该交还给我们。”德国人立刻明白了意大利人的用心。“没有比这更清楚的了,他们是想在投降后截断我们的退路。”隆美尔在他的日记中分析道。

  就这样,波洛尼亚会谈不欢而散,双方都坚持自己的观点不愿做出让步。

  “我们不必再考虑意大利的态度了”,隆美尔在向希特勒汇报会谈情况时建议:“很明显,他们正在加速他们叛变投敌的步伐,我们必须尽快采取行动。”

  意大利军民对于隆美尔即将踏入意大利领土感到愤怒。在会谈后的第三天,意大利最高统帅部维多里奥元帅写信给希特勒,要求他收回隆美尔的任命。

  8月17日,隆美尔将司令部搬到了意北部的加尔达湖。意大利人则公开地表示了不合作的态度,他们不愿提供任何帮助,甚至不允许隆美尔架设通往慕尼黑的电话线。在南部较远的地方,意大利人则开始在公路上挖设阻止德军继续向前推进的坦克陷阱。隆美尔对意大利这种消极抵抗的态度产生了憎恶的心理。“一旦元首发出代号为轴心的命令,我会很快地把这帮家伙收拾掉”,他在月记中写道,“当然这样一来,我们就不得不在两条战线上作战。好在我们在波洛尼亚并没有上他们的当,把阿尔卑斯山口交给他们。”

  9月3日,英军第8集团军的两个师在意大利的勒佐加拉勃利亚登陆。这大大出乎隆美尔的预料,他原以为盟军会在拉斯佩齐亚登陆,攻击停泊在那里的意军舰,这样盟军就可以在最后一道德军防线后面牢固地建立一个前进基地。

  隆美尔把这一情况迅速向希特勒作了汇报。希特勒似乎早已预料到这一结果。他让隆美尔立即去谒见意大利国王,当面商计共同应敌的办法。“但是元首禁止我在那里用餐,显然他是怕意大利人在食物中下毒,”隆美尔在他的日记中写道。

  这次会面仅仅是一种形式而已。虽然国王一再宣称他将和隆美尔共同抗击盟军的入侵,但双方都心照不宣,彼此明白对方的想法。“这只是他们推延时间的一贯花招而已”,隆美尔后来在他的日记中这样写道。

  9月8日,局势一下子明朗起来。当夜,全世界的广播电台都播送了巴多格利奥元帅已和盟军签署了无条件投降书的消息。巴多格利奥和马里奥对前来质问的凯塞林作了将近两个小时的狡辩,但最终还是承认了这一事实。于是,隆美尔的“轴心”行动便开始了。德军迅速接管了罗马,并血腥镇压了米兰和都灵由意共产党组织的起义。拉斯佩齐亚军港里停泊的意军舰逃向公海,直接驶往盟军占领的港口。巴多格利奥、安布罗西奥、国王以及王储们逃到盟军已经占领的地方寻求保护。

  意南部的意军士兵掉转枪口,开始和盟军并肩作战。在古老而美丽的佛罗伦萨,反抗的意军坦克和德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在北部的意军官兵则被隆美尔缴械,将近80万意军官兵被解除了武装,其中将近30万人被押送到德国去服苦役。

  对于盟军的入侵,隆美尔认为在北部应该把一切力量投入到海岸防御中去,不再保留预备队,必须拒敌人于海上。在南部战区,凯塞林开始还想遏制住盟军的攻势,甚至还妄想把他们赶回海上去。但随着盟军登陆兵力的增多,他不得不命令部队边打边撤,一路上破坏公路、铁路、桥梁和隧道,阻止盟军的快速推进。

  9月30日,隆美尔和凯塞林飞回“狼穴”向希特勒汇报意大利战况。隆美尔激动地说,他的部队在拉斯佩齐亚的3个隧洞里发现了将近一百六十多万加仑的燃料。“在随后的几天,我们又在别的地方发现了大量的燃料储备。这帮该死的意大利佬,就是他们一边窝藏了这么多的燃料,一边却叫嚷他们的海军没有燃料,不能出动军舰为去非洲的运输船只护航。”隆美尔似乎终于找到了他在非洲战败的原因,大吵大嚷地叫道。戈林也接过话来,“我们缴获了数百架一流的意大利战斗机”。

  希特勒显然对他们的话表示怀疑。但当凯塞林证实他们说的都是实话时,希特勒气愤地叫嚷起来:“这些废物怎么会干得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呢?”

  戈林冲动了起来:“墨索里尼那帮家伙们这么多年来实际上一直在欺骗我们。他们居然把他们最先进的飞机和燃料都藏了起来,应该把他们都抓起来枪毙。”

  这时,希特勒却开始为墨索里尼辩护起来:“真正的阴谋家是国王和他的那些将军,看来他们策划这次谋反是由来已久的事了。”他接着转向隆美尔和凯塞林:“你们在意大利能否坚守下去,对我们来说是生死攸关的事。我们必须坚持下去。敌人和我们一样,也面临着人力和物力枯竭的难题。现在是我们和他们拼意志的时候了,只要我们坚持下去,我们就一定能赢得最后的胜利。”

  隆美尔认为元首的这种想法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他提出,目前最好的办法是将德军撤到意北部山区。“只要我们守住阿尔卑斯山口,我们便能阻止敌人的继续推进。等到我们的力量重新强大起来以后,我们再发动反击,把敌人赶回大海。”但隆美尔的建议立刻受到与会将帅们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这是隆美尔又在玩弄他早在非洲时就已玩过的老花招。结果,隆美尔的建议遭到了否决,而凯塞林提出的坚守现有阵地并组织反击的计划得到了认可。

  隆美尔再一次感受到了受冷落的滋味。他在给妻子的信中沮丧地承认,元首原来承诺给他的意大利最高指挥权正在离他而去,“由于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蠢驴们不断在元首面前说我过于怯敌,所以元首似乎已忘了他过去的许诺。”

  隆美尔的运气很快便随着凯塞林的不断退却有了根本改变。10月17日,希特勒召见了隆美尔说:“我想你的看法是正确的,”元首安慰他说道,“凯塞林元帅不久将会调任到挪威去,由你担任整个意大利的德军最高司令,但是你必须把现在凯塞林据守的防线坚持到明年春天。”听到这个消息,隆美尔喜出望外,但他却不识时务地表示,他要在视察凯塞林防线后才能给予希特勒明确的答复。隆美尔的回答让希特勒失望之极,他甚至怀疑隆美尔是在有意和他唱反调。这使他对给隆美尔的许诺产生了动摇。

  10月19日,隆美尔飞回加尔达湖畔的司令部。在飞机上,隆美尔一想到自己不久将成为意大利的最高统帅,便不知不觉地飘飘然起来。回到司令部后,他第一件事便是给最高统帅部打电话,询问一下命令到达的具体日期。在电话里,约德尔告诉他“命令已在途中”。这使隆美尔立即兴奋起来。他又一次要了一瓶香槟酒为自己庆贺起来。第二天早晨,约德尔的电话把隆美尔从美梦中惊醒了。“元首暂时放弃了对你的任命”。听到这句话,隆美尔的头“嗡”地大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他追问道。约德尔含糊其辞,没有解释。放下电话后,隆美尔努力使自己从绝望中苏醒过来,他理了理思绪,终于醒悟:是他自己10月17日和希特勒的谈话,导致他丢掉了这一梦寐以求的职务。希特勒并不希望一个不能给他带来奇迹的人担任意大利的最高统帅。

  这一消息很快便传到了那些讨厌隆美尔的人耳中。外长里宾特洛甫在他的日记中写道:

  看来隆美尔不会再得到他一直想得到的意大利最高指挥权了。显然这是因为他在与元首的那次会谈中拙劣的表演一手造成的。

  其实,希特勒之所以突然改变任命隆美尔为意大利最高指挥官的想法,除了凯塞林更合他的口味和最高统帅部在他面前大肆贬低隆美尔外,还有一个根本原因,那就是他的突击队员把墨索里尼救了出来。墨索里尼的“政府”不久就将复位,而让隆美尔这位众所周知看不起墨索里尼的陆军元帅再担任意大利的最高指挥,显然已经不合时宜。于是凯塞林便代替隆美尔成为这一职位的最佳人选。

    【目 录】   

Copyright © 2014-2015 yljx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