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阅读答案 古典名著 中国名著 外国名著 童话寓言 百家讲坛
武侠小说 中外名人 故事传奇 诗歌散文 其它阅读 成才励志 民俗礼仪
您现在的位置: 课外阅读网 >> 中外名人 >> 隆美尔传 >> 正文 Ctrl+D 将本页加入收藏夹

第十三章 力求回天乏无力

    【目 录】   

  从断断续续的非洲来信中,隆美尔感到情况越来越不妙了。英国空军活动日益频繁,第8集团军的士气和战斗力也在迅速提高。从英国连续几次试探性进攻就可以看出来,英军在与装甲军团的较量中越来越占据主动,而装甲军团的士气在一天天下降。施登姆将军在来信中告诉隆美尔,“虽然我竭力不想让士兵们知道你已经离开了非洲,但是英军每天都在用高音喇叭播送这一消息。显然,他们是想动摇我们的军心。”“这帮该死的意大利佬”,隆美尔心里恶狠狠地咒骂,“不用说,又是这些险恶的家伙向英国人透露了这一消息。”

  10月24日中午,正在午睡的隆美尔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从睡梦中惊醒,他似乎感到了一种不祥之兆。电话是凯特尔元帅从柏林打来的。他告诉隆美尔,英军在强大的炮火和空军支援下,昨天夜里向装甲军团发动了全面进攻。“很显然,他们这次是想彻底消灭我们。最糟糕的是施登姆将军失踪了。”他随后问隆美尔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如果您的身体状况允许的话,元首希望你能重返非洲去指挥您的老部队。”听到这些消息,隆美尔犹如头上挨了重重的一闷棍,他拿着电话愣了好一会儿才表示,他随时愿意听从调遣。凯特尔答应将不断把最新战况打电话告诉他,并尽快让他得到复任的消息。

  在随后的几个小时,隆美尔就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他在寓所里焦急地等待着希特勒的指示,装甲军团的大部分优秀军官都已在以往的战斗中阵亡了。现在施登姆又失踪了。失去了指挥的士兵们的命运危在旦夕。现在只有他——隆美尔才能去挽救他们,才能把他们从死亡的深渊中拯救出来。

  直到黄昏时,焦躁不安的隆美尔才接到了希特勒的电话。希特勒告诉他,施登姆将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可能不是阵亡就是被俘了。他问隆美尔现在身体怎么样,能否重返非洲去指挥装甲军团。当得到隆美尔肯定的回答后,希特勒又表示除非他认为装甲军团非他指挥不可,否则将尽量不打扰他的疗养。“现在还有什么事比去拯救几万名官兵的性命更重要呢?”隆美尔当即表示他想马上回到非洲去。希特勒此刻心中还在打着自己的主意,如果非洲战场的形势并没有到了非要隆美尔去亲自收拾不可的程度,与其让尚未完全恢复的隆美尔匆匆赶回非洲,还不如留住他,以后用于苏联战场,所以他还是让隆美尔等待他进一步指示。

  放下电话后,隆美尔立刻打电话给他的飞机驾驶员,要他做好明天一早起飞的准备。他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第二天启程。半夜,希特勒的电话终于来了。“现在形势越来越糟了,我不得不打断你的休养,希望你能尽快赶回非洲。”

  第二天清早,隆美尔和露西及儿子告别后,登上了飞往非洲的专机。途中,他在罗马机场作了短暂停留。林特伦武官到机场迎接隆美尔,并向隆美尔简要汇报了非洲目前的战况:“英军是在10月23日21点40分发动进攻的。他们显然已经知道您已不在非洲。他们集中了过去从未有过的强烈炮火进行了炮火准备,很快便彻底摧毁了我们的通信联络,前线和指挥所已经失去了联系,意大利人已经开始出现临阵逃跑的现象。”“这帮该死的意大利人”,隆美尔咬牙切齿地骂道。

  虽然隆美尔的态度让林特伦将军感到难以接受,但他也知道,失去燃料的机械化装备无疑将会变成一堆废铁,这将会使本来在装备上就已处于劣势的装甲军团陷入更加不利的境况。当隆美尔气冲冲地登上飞机舷梯时,林特仑将军向他保证道,“我将尽最大努力设法保障你们的补给需求”。

  快天黑的时候,隆美尔的飞机在飞沙走石的卡沙巴机场着陆。他回到了军团的指挥部,又重新见到了熟悉的面孔和他那些骁勇善战的士兵。军团代理参谋长威斯特法尔上校向他详细汇报了战斗情况和施登姆将军失踪的经过。

  “他的尸体是今天中午才找到的,”他接着向脸色阴沉的隆美尔汇报说,

  “他的司机高尔夫上士向我们汇报说,当他们开到21号高地的时候,受到已经占领高地的英军机枪和反坦克炮的射击,布赫丁上校当场就被打死,高尔夫立即掉转车头,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英军的火力范围。这时,施登姆将军可能正想跳出车外,结果可能是由于他的心脏病突然发作,从车子上摔了下来。而高尔夫只想尽快逃离,没有发现将军已经掉出车外。”

  对于施登姆将军的意外死亡,隆美尔有些伤感。但他知道,现在最主要的是如何想方设法使整个装甲军团摆脱危境。他知道他的归来会使军团的士气有所上升,于是,深夜11点25分,他向军团发出了第一道指示:“我已奉命再次担任军团的总指挥,我将与你们并肩战斗,直到彻底打败英国人。”最后的署名是隆美尔。

  在仔细分析战场局势后,隆美尔认为,今后几天,最重要的任务是要不惜一切代价,把突破了防线的英国人赶回去,尽快恢复原来的通信联系和防御态势。

  那一天夜里,英军又向德军防线进行了猛烈炮击。震耳欲聋的炮声惊醒了隆美尔。他从床上爬了起来,钻进了指挥车。前线传来了消息,英军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已经占领了防线北区的28号阵地,大批的英军坦克和部队正在向这里集结。很明显,英军是打算以此为突破口,准备明天上午实施纵深进攻。

  隆美尔立即下令调集一切可能的炮火,掩护第15装甲师和部分意军步兵向第28号高地实施反攻。“一定要把高地从敌人的手中夺回来”,他向第15装甲师师长命令道。虽然德军的坦克和意军步兵竭尽全力向占领了高地的英军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反攻,但守卫高地的英军士兵在炮火的掩护下,一次又一次地击退了德意联军的反攻,双方伤亡惨重。

  到第二天拂晓,德意联军终于夺回了高地的东西两侧。但高地仍在英军的牢牢控制之下,大量的英军后备部队正源源不断地开上高地。

  天刚亮,隆美尔便命令空军出动轰炸机对正在集结的英军实施轰炸。虽然瓦尔道将军一再申辩,没有足够的战斗机护航,出动轰炸机无疑是白白送死,但隆美尔却在电话里大声叫道:“如果你不出动飞机阻止敌人的集结,那么整个军团都将会身陷绝境。”

  在几架战斗机护航下,几十架轰炸机从隆美尔的头顶向英军集结地飞去。隆美尔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他似乎想象到了英军密集的部队在飞机的轰炸下四处逃窜的情景。但就在德意两国的俯冲轰炸机正拉下机头准备对英军进行攻击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六十多架英军战斗机。几架护航的战斗机很快便被击落,意军轰炸机甚至连炸弹也没扔便四处逃窜,剩下的德军轰炸机则把炸弹胡乱地扔在英军头上。笨拙的轰炸机很快便成了英军战斗机和地面高射炮兵的靶子。一架接一架的飞机在空中被击中、起火、爆炸,飞机爆炸后四散的炽热碎片在空中到处飞舞。

  就在隆美尔伤心地看着这一幕空中大猎杀的悲剧时,又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普罗尔比拉”号油轮在托卜鲁克港外被跟踪而至的英军飞机击沉。隆美尔再一次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隆美尔不由喃喃自语道。为了防止意大利人泄密,这次航行的路线和时间只有林特伦将军和船长两个人知道,他自己也是通过林特伦发来的密电才知道油轮最终将停靠到托卜鲁克。

  隆美尔原来打算,利用这些油料,集结全部的装甲部队,在北部防线对英军实施决定性反击。现在,这个计划将不得不随着“普罗尔比拉”号一起沉入海底了。

  经过认真的思考之后,隆美尔断定英军的主攻方向将是北部防线。他还是决定将南部防线的所有机械化部队调集到北部防线,南面的军团炮兵也被调走了一半。他知道,由于燃料匮乏,一旦英军发动全面进攻,这些机械化部队可能连返回各自防线的燃料都没有了。

  果不其然。10月26日夜里,英军在飞机和炮火的掩护下向北部防线发起进攻,步兵跟在坦克后面向德意联军的阵地发起了冲击。一旦工兵在雷区中扫清一条道路之后,坦克立刻冲上来,后面紧跟着步兵。当他们攻坚不下的时候,常常利用烟幕作掩护,迅速改变进攻方向。英军在黑夜中熟练地采用这种战法,显然他们已受过严格的训练。虽然英军在某些地段上突破了防线,但是德意联军很快便在坦克的掩护下发起了反击,又将英军从突破地段赶了回去。

  27日清晨,英军改变了重点突破的方向。他们开始以28号阵地为依托,向德意联军的西南部防线发动了进攻。英军的战斗轰炸机向德意联军防守的阵地倾泻了所载的全部炸弹,英军猛烈的炮火压得德意守军抬不起头来。很明显,英军决心从这里重新打开突破口。

  为了减轻英军进攻的压力,隆美尔决定,抽调部分装甲兵力对28号阵地发动反攻,夺回这个英军的前进基地。第90轻装甲师担任这次反攻的主攻,第15装甲师和意军的一部分装甲部队担负侧翼掩护的任务。

  15时,德国空军的俯冲轰炸机开始向28号阵地的英国守军进行猛烈轰炸,在其射程之内的所有火炮也进行了火力突击。随着炮火向前推移,步兵跟在坦克后面开始向英军发动冲击,但英国守军在飞机和火炮的支援下,顽强地击退了德意军队的一次次冲击。英军决不会轻易放弃这个高地,大量的增援部队不断开进阵地。英军的防守已经是坚不可摧了。

  然而,隆美尔并不知道,这一天对蒙哥马利来说也同样是“黑色星期五”。精心计划和准备的进攻远非他所预想的那样势如破竹。隆美尔在北部防线集结其全部机械化部队的做法,令英军想从北部突破的计划严重受挫。即将弹尽粮绝的装甲军团不仅还在顽强抵抗着,而且还差一点把他这次进攻的惟一胜利果实——28号高地又夺了回去。英军的伤亡已快接近1万人。这如果要是被国内的那些政客们知道,他们非要拧断他的脖子不可。随着一次次进攻的失败,他的士兵们也在一次次地失去信心,有些官兵甚至开始议论他不是隆美尔的对手。他感觉到,阿拉姆哈勒法战役胜利的光环正在一天天暗淡下去。必须改变这种状况!他暗暗下定了决心。

  在伦敦,正如蒙哥马利所想象的那样,非洲战场的战况,在统帅部和国会引起了轩然大波。原先对他的赞美颂扬之词顷刻间全变成了贬低攻击之语,甚至连丘吉尔也开始对他的才能表示怀疑。在得知隆美尔组织的反攻差一点夺回了28号阵地的消息后,丘吉尔立即质问总参谋长阿兰·布鲁克:“如果蒙哥马利精心准备的所谓全盘计划就是让我们的士兵这样去白白送死的话,难道我们就不能找到另一个以较小代价就能打赢这场战争的将军吗?”他接着要求下午开会讨论这个问题。

  在会议上,蒙哥马利成了众矢之的。有的将领甚至认为他根本就不是隆美尔的对手,“再也不能让他在那里拿我们的物资和士兵作牺牲品了”。其实,连布鲁克也不知道,蒙哥马利的确正在准备一次更大规模的进攻准备。只是由于战事吃紧,又担心情报会被德军截获,所以他并没有把这一计划及时上报总参谋部。

  经过这些天的激战,蒙哥马利开始体会到隆美尔的确是一个难以对付的对手。他预先在北部防线设置的重兵防守使原先想从北部防线突破的计划失败了。“必须改变我们的计划”,蒙哥马利告诉他的参谋人员,“我们必须避开隆美尔重兵防守的地区,寻找他的薄弱地段打开突破口。”

  隆美尔也意识到,他的对手绝不会就此罢休,一定会很快恢复进攻。但他仍认为英军的进攻重点仍在北部防线。28日,他把军团所有的德军部队和所有重武器都抽调到了北部防线,南面只剩下意军步兵在防守。接着他又发布命令,指出这是一场关系到整个军团生死存亡的搏斗,每一名官兵都必须绝对服从指挥,竭尽全力去战斗。“凡临阵脱逃或违抗命令者,不论其职位高低,一律军法惩处。”他在命令的最后这样写道。

  28日晚11点,英军震撼大地的炮击开始了。英军首先集中炮火向28号阵地以西地段进行了炮火覆盖,紧接着又转移炮火向北部地区进行火力突击。蒙哥马利改变了主攻方向,让身经百战的澳大利亚第9师向28号高地以北地区突击,突破到海边时,再沿着海滨公路向非洲装甲军团的纵深发动进攻。他的目的很明显,进攻方向成直角向北面海岸挺进,像一把阔面的尖刀插入德意军的防线,先把隆美尔在北部防线的突出侧翼消灭掉,从而对整个装甲军团形成包围。“如果能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将会彻底消灭隆美尔军团。因为隆美尔根本没有时间将他的重武器和大批非机械化的意军步兵布置到新的防线。”蒙哥马利在第9师出发前对他的师长说道。

  澳军开始进展比较顺利。当他们接近德军第125团第2营的防御阵地时,开始遭到顽强的抵抗,澳军向前推进的速度放慢了。隆美尔听到这一消息,也立刻意识到了这个危险,他命令第90轻装甲师火速赶去增援。在第90轻装甲师的支援下,澳军的推进基本上被遏制住了。

  针对隆美尔加强了北部海岸地区的防御,蒙哥马利意识到,在此地区已无迅速突破的可能了,便重新调整了进攻部署。他决定,让澳大利亚第9师继续向北进攻,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而将主力部队调集到德意联军防线中央意军防守的防线上,准备从德军和意军防守的接合部上实施突破。

  29日晚11点30分,隆美尔又接到一个令他万分沮丧的消息:满载1500吨燃料的“路易斯安娜”号油轮又在托卜鲁克港外,被英军飞机投下的鱼雷击沉。隆美尔最后一线希望也化作了泡影。英军显然不想让隆美尔得到一丝一毫的燃料补给。“一切都完了”,隆美尔不由对此刻正好在他司令部的意大利军事代表大发雷霆,“如果你们出动那些拥有强大防空武器的军舰,完全可以把这些燃料安全地运来。现在你们终于该知道,我们就快要弹尽粮绝了”。

  意军代表也意识到了这一局势的危险性,他立刻向罗马作了汇报:“很明显,如果隆美尔再得不到足够的后勤补给,恐怕他也难以改变整个军团失败的命运。”墨索里尼终于认识到了非洲局势的危急性。他命令动用一切可能的运输工具,包括潜艇、军舰和民用飞机向非洲紧急运送作战物资。

  当事情发展到已经无法收拾的地步时,他们才开始意识到这一问题,这简直是在上演一幕悲剧。

  隆美尔在给他的妻子的信中这样写道。此时,隆美尔已经开始考虑如果不能制止住英军的进攻,就该趁早主动撤出阿拉曼,避免全军覆没的厄运。

  10月30号夜里,澳大利亚第9师的新一轮进攻受到了重挫,大约二百多名士兵被俘,将近二十多辆坦克被击毁。卡瓦利诺发来了墨索里尼对隆美尔的嘉奖令。“元首认为,装甲军团在您的指挥下,一定会击败敌人任何进攻的图谋”。但隆美尔并没有被这些毫无用途的浮夸之词冲昏头脑。他已经开始部署军团撤退的准备工作。

  11月1日晚,蒙哥马利新的大规模进攻终于开始了。英军集中了所有的火炮,向装甲军团的防线进行了将近3个小时的轰击,重型轰炸机蜂群般地对德军防线和后方狂轰滥炸,步兵跟在坦克后面,向德意联军防线的接合部发动了猛烈进攻。

  为保证进攻的有效性,担负主攻任务的英军第30军正面只规定了二千七百多米的距离。同时,蒙哥马利还下令,万一第30军伤亡过大,不能完成打开突破口的任务,后续的第10军要立即接替这一任务,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打开突破口。

  虽然位于防线接合部的意军部队顽强抵抗,相邻的德军也火速赶来支援,但英军第30军在强大火力的支援下,还是顺利地突破了防线,后续部队迅速通过这一突破口向德意联军的后方推进。

  天色刚刚微亮,隆美尔便从望远镜中看到,将近一百多辆坦克扬起了漫天黄沙,涌向被打开的突破口。随后这些坦克迅速向西疾驶而去,消失在黎明的微光中。

  接踵而来的报告让隆美尔更加不安。很明显,英军是想切断装甲军团的后勤补给和退路。隆美尔立即下达命令,让第21装甲师和第15装甲师集中剩下的所有坦克,赶去堵住缺口。他自己也亲自赶赴现场指挥。

  一场激烈的坦克大战开始了。双方坦克在沙漠里相互追逐,搅起了漫天黄沙。英军的飞机和炮兵显然对搅在一起的坦克爱莫能助,只能向德军的后续梯队射击和轰炸。隆美尔又使用了他的惯招,调集所有的高射炮来对付英军后续梯队的坦克。令德军万分惊恐的还是英军的美制“谢尔曼”重型坦克。隆美尔随即命令南线所有的意军部队火速向北增援,但这些装备极差的部队不是被英军很快阻止住了,就是不战而逃了。

  快到黄昏时,隆美尔接到了整个军团消耗和补给的大概情况。在这一天中,军团一共消耗了四百五十多吨弹药和三百多吨燃料,但只补给上190吨弹药和120吨燃料,这是由3艘意大利驱逐舰越过英军的封锁线运来的。“我们现在甚至已经没有燃料将港口的物资运到前线,”军团参谋长威斯特法尔上校向隆美尔汇报,“现在整个军团只剩下35辆坦克,而英军至少还有几百辆坦克未投入战斗。我们的后备力量已经全部出动了。”

  “现在该是我们撤退的时候了”。隆美尔眼睛迷茫地注视着前方,像是在自言自语,“我们必须计划好这次撤退。步兵今天晚上就向西撤退,坦克和摩托化部队殿后,掩护步兵的撤离”。半小时后,隆美尔开始向自己的军团下达撤退命令。到21点多钟时,所有的部队都接到了这一命令。

  为避免希特勒和墨索里尼过早地知道消息后,下令制止军团后撤,在当天下午发向德意最高统帅部的战报中,隆美尔尽可能地闪烁其辞,掩盖了军团打算后撤的计划。与此同时,在英国一幢静谧的乡村别墅里,隆美尔的电报正在被破译机破译。电传打印机很快便打出了电报的全文。几小时后,隆美尔的电报便送到了丘吉尔等少数可以参与这一绝密的军政首脑手中。“很明显,隆美尔正在向希特勒求援”。丘吉尔看后评论说。但他却并没有从电文中看出隆美尔企图撤退的图谋。

  德意最高统帅部也同样一直没有从电文中发觉隆美尔的撤退企图。11月2日夜里,希特勒打电话询问意大利最高统帅部是否有隆美尔的最新消息,回答是没有什么新的行动。希特勒又询问了林特伦武官,回答是隆美尔的最新战报正在破译中,从已译出的开头部分来看,无非是以前的老一套。希特勒这才放心地走进了卧室。

  第二天一大早,希特勒便被凯特尔从睡梦中叫醒。他气急败坏地向希特勒嚷道,“这个混蛋,他居然命令他的部队逃跑。”随即,他把刚译出来的电报送到希特勒手里,隆美尔直到报告的最后才透露出他的撤退计划,“11月2日夜里,步兵师开始在坦克的掩护下撤出前沿阵地。”这句话犹如当头一棒,把还未完全清醒的希特勒击得呆呆地站了很久。

  “为什么不早向我报告这一情况?”清醒过来后,希特勒厉声责问。凯特尔赶紧解释,昨天值夜班的瓦尔利蒙将军没能仔细审阅这份电报,没有注意到最后这句关键性的话,所以把电报当做一般日常报告处理了;直到今天早晨,墨索里尼发来电报质问隆美尔为什么开始撤退,才又把这份电报翻了出来。就在这时,隆美尔早上的战斗报告又送来了,隆美尔报告说他的部队正在按计划撤退。

  “这个该死的瓦尔利蒙。”希特勒揪住自己的头发,试图让自己从这一噩耗中清醒过来。他歇斯底里地嚷道,“在这个关键时候,隆美尔求救于我,求救于祖国,正是需要我们给他勇气、给他力量的时候。要是我清醒的话,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他,让他继续坚守阵地。可是当隆美尔向我们求救的时候,我们的瓦尔利蒙先生却在呼呼大睡。”

  “我的元首,现在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的时候,关键是要阻止隆美尔的后撤”。凯特尔赶忙提醒希特勒。他的这句话才使希特勒彻底清醒过来,他立即命令凯特尔向隆美尔发电:“我和全体德国军民,都怀着对您领导能力和你属下所有德、意军队英勇顽强精神的绝对信任和赞赏之情,注视着你们在埃及进行的艰苦卓绝的防御战。你们现在所处的形势,毋庸置疑,只有坚守阵地,绝不能后退一步,把每一条枪、每一名士兵都投入战斗,才能最终化险为夷。大量空援物资将在最近几天到达凯塞林元帅那里,墨索里尼元首和意军最高统帅部也会竭尽全力帮助你们。敌人虽然现在占据主动,但他们已是强弩之末。坚强的意志可以战胜任何强大的敌人,这早已为历史所证实。你要转告你的部下,他们眼前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战胜敌人,要么阵亡。”

  上午10点多钟,卡瓦利诺通过曼西尼利转达的急电送到了隆美尔的手中。很显然,隆美尔向在利比亚的巴尔巴赛蒂将军借用车辆撤退意大利步兵的消息传到了罗马。而安插在隆美尔身边的意大利联络官曼西尼利上校也及时向他的上司卡瓦利诺汇报了这一情况。卡瓦利诺在电报中指示:“请立即转告隆美尔元帅,领袖认为他必须不惜任何代价坚守住现在的防线。我们将尽一切努力立即从空中和海上给予他最大的援助”。下午1点多钟,希特勒的电报也送到了隆美尔手中。他对元首反应如此之快和如此强烈大感惊讶。

  “元首不同意我们撤退,”隆美尔有气无力地告诉威斯特法尔,“我们别无他法,只好坐以待毙了。”于是,整个军团撤退行动停止了。隆美尔心碎地眼看着这本来可以安全撤退的天赐良机,就这么一分一秒地从他身边溜走了。

  英军从刚刚破译的电报中得知了隆美尔的这一企图。蒙哥马利立即下令,向还处于撤退队伍的装甲军团又发起了进攻。

  下午,隆美尔心灰意冷。他给露西写了自认为的“绝笔信”,并随信寄去了他的全部积蓄约60美元。显然,他已不再抱有生还的希望了。当天夜里,隆美尔命令贝恩特副官立即飞往柏林,要他当面禀告元首:如果一定要坚持他的命令,那么整个装甲军团将在几天之内被英军彻底消灭。

  11月4日上午,英军又在二百多辆坦克的掩护下向军团发起了进攻。这次进攻直到中午才被最终击退。托马将军在电话中告诉隆美尔大约有一百多辆坦克在他的炮火下化成了一堆废铁,但这已经丝毫激不起他的任何兴趣,装甲军团这时只剩下二十多辆坦克。虽然英军损失远远超过自己,但他们可以源源不断补充,击毁他们1辆,他们会补充10辆。而他的装甲军团却什么也得不到,只有等待最终被完全耗尽。

  大约9点时,隆美尔接到报告,英军已经突破了意军第20军以南第21军的防线。第21军已经开始撤退,英军的坦克又转而集结到了第20军的阵地前。

  隆美尔立即命令第20军“一定要守住阵地”,并当即跳上指挥车,赶往非洲军军部去亲自指挥这场阻击战。在那里,隆美尔目睹了意军坦克被击毁的情景,“大约十多辆又小又破的意军坦克被一百多辆英军重型坦克包围了,紧接着,一辆又一辆的意军坦克在我面前被击成碎片。”

  下午1点多钟,拜尔莱因上校从前线返回军部。他向隆美尔汇报说,托马将军斥责坚守阵地的命令是发疯了,随后托马挂上自己所有的勋章,开着坦克向战斗最激烈的战场驶去。拜尔莱因立即开车前去追赶。当拜尔莱因最后找到这位将军时,他正伫立在一辆燃烧的坦克旁,几辆英军坦克正向他开来,他立刻迎了上去。“天啊!别再说下去了,否则托马的一家该遭殃了。”威斯特法尔上校不由得惊叫道。

  下午3点半,隆美尔收到来自第20军的最后一份电报:“敌人的坦克已经突破了我们的南部防线,我们已经被包围了。”随后便再也没有这个军的消息了。不久,英军在广播中证实了意大利第20军已被全歼的消息。

  消灭第8军后,英军在隆美尔临时组织的防线上撕开了长达20公里的突破口。大批英军坦克从这里开始向装甲军团的后方迂回。非洲军的防线很快也被英军突破。已经没有预备队了,隆美尔已经把所有的人员和武器都投入了战斗。

  装甲军团的整个防线开始崩溃。英军摩托化先遣部队正在向军团的后方快速推进。形势很明显,如果再坚守下去,等待的将是被全歼的厄运。已经没有时间再等待元首新的命令了。隆美尔决定马上行动,把他的军团从死亡的深渊中挽救出来。在和暂时代理非洲军军长的拜尔莱因上校简单商量之后,隆美尔立即下令装甲军团向后撤退。

  晚上8点50分,希特勒同意撤退的电报才姗姗来到。读着电报,隆美尔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由于耽误了一天多的时间,装甲军团的人员和装备受到了本来不应该有的惨重损失。这使他对伟大元首的天才指挥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目 录】   

Copyright © 2014-2015 yljx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