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阅读答案 古典名著 中国名著 外国名著 童话寓言 百家讲坛
武侠小说 中外名人 故事传奇 诗歌散文 其它阅读 成才励志 民俗礼仪
您现在的位置: 课外阅读网 >> 中外名人 >> 隆美尔传 >> 正文 Ctrl+D 将本页加入收藏夹

第十章 反败为胜登巅峰

    【目 录】   

  1941年12月上半月,英军援军源源不断地从国内赶来,并加紧了适应沙漠作战的训练。种种迹象表明,托卜鲁克守军仍然保存有较强的战斗力,英军不久即有可能以优势兵力向隆美尔发起进攻。面对占有绝对优势的英军,隆美尔明白,再也不能继续恋战了,否则德军的战斗力将会很快衰落下去,并一败涂地。12月7日晚,非洲军和意大利摩托化部队开始摆脱当面之敌,撤退到加扎拉防线。在撤退中,主要的危险是英军可以毫不费力地从南翼向德军实施迂回攻击。但令隆美尔欣慰的是,英军没有采取这种垂手可得胜利的行动。

  于是,隆美尔幸运地抗了过去,并击败了敌军从侧翼对加扎拉防线的进攻企图。他不断暗示巴斯蒂柯,并直接提醒柏林,他的计划是直接跨过昔兰尼加暂时撤退。虽然隆美尔事实上总是先敌而撤,但全世界似乎都认为是英军在驱赶着“沙漠之狐”。12月14日,隆美尔的撤退命令送抵非洲军司令部。

  午夜,撤退正式开始。在克鲁威尔指挥下,非洲军和意军摩托化部队开始经沙漠向阿杰达比亚退却;意军步兵部队则经昔兰尼加海岸地带行动。这一次与半年前的情景十分相近,又是在黑夜里跨越没有标记的昔兰尼加沙漠。但撤退完全没有了进军时的那种兴奋。士兵们疲惫不堪,卡车和坦克不时陷入沼泽,不得不用绞车一辆辆地拖出来。白天,英军飞机不断骚扰并向他们俯冲轰炸。粮食和弹药也越来越短缺了。

  12月25日,德意联军撤到阿杰达比亚占领了临时阵地。阿杰达比亚是通往昔兰尼加的战略咽喉和最后防线。隆美尔请求墨索里尼批准他在必要时继续西撤,并在弹尽粮绝时放弃巴尔迪亚、塞卢姆和哈勒法亚要塞。既然已经放弃了至关重要的地区,再往后撤一点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12月28日,隆美尔和克鲁威尔发现了一个空隙,阿杰达比亚阵前的英军两个旅接合部出现缺口。隆美尔适时发起了突然袭击。非洲军冲向了英军第22装甲旅。战斗一直进行了3天时间,德军摧毁了该旅60辆坦克,占其总数的2/3。

  挫败英军给了隆美尔一个喘息之机,他命令部队悄悄撤离并放弃昔兰尼加。新年时,他告诉部下,他将在卜雷加港新防线休整,重新组织兵力,“训练他们,以便在春天发起进攻”。确实,他的指挥官和士兵们都需要休息和恢复。克鲁威尔和威斯特法尔这时也染上了黄疸病。隆美尔不无担心:“不久,我就将成为这里自始至终一直战斗着的惟一的一名德国军官了。”

  1942年1月2日,隆美尔看望了病情日重的克鲁威尔,告诉他,“我将筑起一道防线保卫的黎波里塔尼亚。”这时,一支精锐的德军伞兵部队到达了;海军潜艇也在运送地雷。希特勒撤销了禁令,批准德军在战场上使用“红头”秘密反坦克武器。希特勒还捎信给隆美尔表达对装甲兵团的敬意:“我知道,在新的一年里,我同样可以信赖我的装甲兵团。”

  他最后的撤退正在如期进行。这时,天赐良机,猛烈的沙暴持续了两天。在沙暴的掩护下,隆美尔把最后一支后卫部队救出了阿杰达比亚。他把德意联军全部兵力都集结在卜雷加港一线。虽然一退就是500公里,损失近30000人,但他终于放心了:“猛烈的沙暴似乎过去了,出现了蔚蓝色的天空。”

  现在,隆美尔的当务之急是如何生存下来。在凯塞林元帅的指挥下,一支新的空军部队到达了地中海;德军潜艇也不断骚扰英军舰队。1月4日,凯塞林拜访了隆美尔,他们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更多的补给物资又源源运来。1942年1月5日,在4艘意军舰艇的护航下,9艘商船安全抵达的黎波里港,给隆美尔送来了希特勒的新年礼物——50辆坦克和2000吨航空汽油。隆美尔马上想到了重新发起进攻行动,一场恶战行将开始,“英国人可就得当心了。”

  一连几天,隆美尔都在巡视卜雷加港一线挖壕固守的部队。他命令非洲军做好“可以从任何一个方向发起突袭”的准备。他期待着一场新的厮杀早日到来。英军显然也在为新的进攻集结兵力,但他们同样面临着给养不济的困难。时机到了,英军正在把飞机抽调到远东,空军力量日趋单薄。英军后勤补给线已延长到1600公里,而他从的黎波里得到补给的距离已缩短到800公里。

  17日,隆美尔又想出了一个最新计划——“进攻的时机已经成熟了。”但隆美尔暂时还不打算告诉别人,特别是意军将领,他派联络官去见巴斯蒂柯,散布自己仍在准备进一步撤退。18日早晨,他简短地向克鲁威尔和拜因莱尔透露了自己的打算。“装甲兵团将对付集结在阿杰达比亚以南的敌军。眼下我们的兵力数量超过他们,我们要向他们发动突然袭击,并一举歼灭他们!”隆美尔断然宣布。

  然而,怎样才能保住突然袭击至关重要的那部分机密呢?隆美尔亲自开列了可以参与这一机密的指挥官名单;禁止炮兵用胡乱射击进行回击;禁止所有卡车在白天向敌方行驶,与此相反,他故意让运输车队直到黄昏还在向西运动,然后在黑夜掩护下再掉头驶向敌军;坦克和大炮都进行了周密的伪装。他甚至对德国最高统帅部也隐瞒了这一秘密,首先是意大利最高统帅部。隆美尔规定:装甲兵团的命令在进攻发起的时刻均公布在沿着维亚巴尔比亚通往前线的所有客栈通告牌上。进攻发起时间是1月21日上午8点30分。

  21日上午,卡瓦利诺将军给他发来了一纸关于未来作战的命令。23日,卡瓦利诺和凯塞林一道飞抵战场,他带来了墨索里尼的亲笔信,并告诫隆美尔:“权当这次行动是一次出击吧,你必须直接返回卜雷加港!”但隆美尔自持有希特勒撑腰,几天前,希特勒已将非洲装甲兵团升格为装甲军团。他毫不客气地回绝道:“我打算把这次进攻长时间地坚持下去,只有元首才能制止我的行动,因为大多数战斗都将由德国军队承担。”

  26日中午,隆美尔决定不顾一切地继续进攻。他命令拜尔莱因率部向梅基利佯动诱敌,自己率部直接从梅基利进攻班加西,洗劫英军装备和物资。27日黄昏,隆美尔从姆苏斯出发了。这时,天又刮起了沙暴,接着又下了一场大雨,前面还有24小时令人精疲力尽的荒村野岭等着隆美尔去跋涉。

  隆美尔又一次震动了全世界。28日下午,在班加西北面通向德尔纳的公路上,印度师的行军纵队正在急进。隆美尔仅有的几辆坦克和装甲车在瓢泼大雨中越过山峰,在东边从天而降,袭击了海滨公路。公路两边都是深沟,印度师无处藏身,一下子就被摧垮了,德军缴获了数百辆运输卡车。在公路下边,火焰和爆炸腾起的火舌冲天而起,映红了整个港口上空。班加西的英军乱成了一锅粥,慌忙夺路而逃。班加西再次易手。隆美尔缴获了大批战利品,包括1300辆卡车。

  当天夜里,柏林被北非传来的喜讯震惊了。德国电台中断其他节目报道了隆美尔的胜利。第二天,希特勒在演说中向隆美尔倾吐了自己的赞扬并宣布提升他为标准上将。在德军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个如此年轻的指挥官获得这样高的军衔。当瓦尔瑟·莫宁将军在从俄国前线前往北非的途中,在柏林拜见希特勒时,希特勒命令道:“告诉隆美尔,我钦佩他。”隆美尔高兴地私下写信:

  为元首,为民族,为新思想贡献我的微薄之力使我感到十分荣幸。

  巨大胜利又一次帮助隆美尔度过了严重的信任危机。在胜利的鼓舞下,士兵们又愿意跟随他浪迹天涯了。他那插着摇曳的无线电天线的指挥车,他那令人熟悉的站在车上的粗壮身影,他那用简短言词和特有的手势向指挥官下达命令的丰姿,都证实了他能够在恰好需要发起进攻的地方打击敌人。

  隆美尔把自己的力量倾注到了每一个士兵身上。大家对他直呼其名,这是发自肺腑的钦佩。小伙子们理解自己的总司令:他和他们谈话时直言不讳;对他们坦诚相待;常常厉言不止,同时又知道如何称赞和鼓励他们;知道如何提出建议,如何深入浅出地向他们解释复杂的问题。隆美尔和手下建立了沙漠中的忠诚和友谊,大家了解并喜欢他,他们同样都吃标准的沙丁鱼食物。

  但隆美尔没有满足。他又在开始制定自己的重大计划了。尽管希特勒曾再次规定装甲军团的使命只是尽可能多地牵制住英军,但“沙漠之狐”却有自己的打算。控制着地中海东部的昔兰尼加必然是他下一个攻击的目标。他将再次开始征服整个昔兰尼加,攻克托卜鲁克,然后向埃及和尼罗河进军。

  援军也在源源而来,增援部队徐徐到达。杰出的乔治·冯·俾斯麦少将和古斯塔弗·冯·瓦尔斯特中将相继抵达,分别指挥第21和第15装甲师。1300名德国空降兵也从克里特战场上调来了,令隆美尔等大开眼界。缴获的卡车分到了各部队,坦克和装甲战斗车被重新喷上了非洲军的番号——棕榈树和字形图案。

  2月11日,隆美尔把司令部移到了这个沙漠半岛的中心。15日,这位精力充沛的将军突然从岛上消失了,他赶到了罗马。3天后,隆美尔赶到了希特勒在东普鲁士的秘密总部。希特勒对着他嘲弄了一通丘吉尔,隆美尔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插言打断希特勒的话语。

  随后,他匆匆赶回家中,妻子和儿子都在盼望他的归来。但隆美尔却算不上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他无法静静地呆在家里,他的心留在了北非前线。他知道,自己的军团正在准备进攻托卜鲁克,自己是军团惟一的决策者,所有的兵力部署和给养事宜都得等他回去才能定夺。看来,在家中的度假很快就得结束了。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1942年3月底,隆美尔又返回了北非前线。摆在隆美尔面前的困难是:最高统帅部始终认识不到非洲战场的重要性;意大利海军的攻击行动实在令人失望。此时,德国最高统帅部的主要精力是应付东线的战事,再也无法抽调部队投入北非战场。隆美尔只能依靠自己的部队了。4月初,他对装甲兵团进行了整编。他仍然小心翼翼地避免向敌人暴露企图,使对方摸不清他究竟是加强防御还是在准备一次新的进攻。

  他一直在苦苦思索着进攻的良策。他想到了施蒙特的警告:“选择较为大胆的那个决定——常常是最好的决定。”于是,他做出了一生中最大胆的决定——让全军团所有的坦克迂回到南端实施侧翼包围。这一决定是罕见的,因为他的后勤补给线势必也要从侧翼绕道而行,一旦战斗失利,他就有可能失去整个非洲。

  4月15日,他与意大利第21军军长纳瓦里尼将军会面。“我们将运用转移目标的战术,使敌人把大批兵力调往加扎拉。为此目的,我们还要动用意大利摩托化军的一些部队,但大多数部队仍须向南运动,迂回到敌人的侧翼和后方去。我们将在南线给英军以致命的打击。我们还必须阻止他们退往托卜鲁克,这样,德军的快速纵队将带头冲向托卜鲁克……一定要歼灭英国陆军部队,一定要攻占托卜鲁克。”

  严格细致的训练开始了,新补充的步兵必须学会在烟幕和坦克的掩护下如何向敌军阵地冲击;军官必须学会如何像坦克炮火观察员那样行动,及时请求后方的炮火支援;如何设立假目标。他亲自组织坦克修理连利用卡车改装假坦克。隆美尔访问了空军修理厂,细细查看了神秘飞行器——一辆装有飞机发动机的卡车,车上安装了一具巨大的螺旋桨风扇。他要求迅速赶造10台这种卡车。士兵们的情绪十分高昂,他们不顾酷热和干渴,不怕艰苦的工作,他们的皮肤晒得像棕色的兽皮,仿佛被沙漠坚硬灰暗的沙尘煎烤过似的。每当隆美尔走进他们中间,他们顿时容光焕发。

  隆美尔不断完善自己的行动方案,并在地图上标明了行动步骤:A计划是包围并歼灭敌人陆军,B计划是占领托卜鲁克。他向军长们做了布置,并要他们简要地传达给师长们。而英军作战计划的着眼点是要使德军受自己控制,不能在开阔的沙漠中自由运动。但他们完全错了。英军的加扎拉防线极易突破,它顺海岸而下,进入沙漠,延伸到托卜鲁克以西约60公里处。

  整个防线由英军第50师和第201旅、南非第1和第2师、印度第5师等部队防守,并沿防线埋设了100万枚地雷,切断了加扎拉到比尔哈凯姆间所有理想的沙漠小道。整个防线设计十分精巧,核心是重兵防守的几个要塞,所有据点都配备有强大的炮兵、步兵和装甲车辆,补给充足。同时,在主防线的后方,还有一支强大的机动预备部队,约两个师的装甲和摩托化部队。

  英军部署的本意是要采取进攻态势,而并没有准备迎击隆美尔的攻势。此外,他们在前进基地上堆积了大批物资,所以使得英军的指挥官感到有所顾虑,不敢随便调动他们的装甲兵力,否则就会使他们的基地有暴露的危险。但在北非,一望无际的沙漠是摩托化部队的天下,机械化战争和坦克战可以充分施展其优势。非摩托化的步兵部队只有坚守预设阵地才能体现出价值,他们可以血战到底,而一旦他们的阵地被突破,他们就只会沦落为摩托化部队杀戮的对象。

  5月12日上午9时40分,隆美尔召开了作战会议。他简要介绍了当前敌情,然后介绍了自己的作战方案;为赢得这次胜利,掩盖从南翼进行侧翼包围的企图,首先从北边发起正面突破进行佯攻,迫使敌人出动装甲部队,将其引诱加扎拉防线一端;主力第二天拂晓从防线沙漠末端发起攻击,第三天到达进攻托卜鲁克的出发阵地。16日,隆美尔又向步兵指挥官们扼要介绍了该计划。

  暴风雨前总是平静的。隆美尔几乎每晚都坐在地图前,低声和部下谈论情况。隆美尔忽然觉得自己有必要履行做父亲的责任。他写了一封意味深长的信,教诲儿子:

  正如你所看到的,你的老师已经有理由抱怨你了。你必须对你的所有学科负责,并适当地注意你的举止。这是你在这场战争中的主要任务。我尤其高兴地听说,希特勒青年团的职责十分合你的意,这在你今后的生活中将会有很大的价值。

  隆美尔把进攻日定在了1942年5月26日。一场大决战就要开始了。部队都按时进入了自己的阵地。大战前,战场上是一片可怕的宁静。

  26日14点,两个意大利步兵军准时向加扎拉防线发起了猛烈进攻。英军注意到,德军的坦克整个下午都集结在那里,呼啸怒吼着扬起漫天尘埃,遮住了西沉的落日。漫天不散的尘埃是由装着飞机发动机的汽车在沙漠上兜圈子,它上面的螺旋桨搅起来的。临近黄昏,阵地上只剩下了一个意大利坦克营,德军坦克营已经在晚上19点溜走了,赶去参加预定的对敌军翼侧的战斗。

  隆美尔驱车赶到了前线。20点30分,隆美尔一声令下,一千多辆战车隆隆启动,突击部队向南出发了。他不时核对自己的指南针、速度表和手表。他的右翼是非洲军和第90轻装甲师,左翼是拥有228辆坦克的意大利第20军。

  5月27日凌晨3点,隆美尔到达部队在比尔哈凯姆的第一道停留线,这儿是距托卜鲁克60公里的沙漠前哨。这意味部队已成功迂回过了英军防线,没有遇到抵抗。部队全都停下来稍事休息,补充油弹。非洲军进行了编队,左翼是俾斯麦的第21装甲师,右翼是瓦尔斯特的第15装甲师。每个师又进行了战斗编组。

  一个多小时后,德军继续向防线后方冲去。英军抵抗十分激烈。一连几小时,德军都没有什么进展。上午11点30分,第90轻装甲师占领了埃尔阿德姆。但非洲军的情况却不太妙,它与英军第4装甲旅和印军第3摩托化旅在比尔哈马特附近发生了遭遇战。英军投入了美制“格兰特”坦克,火力比德军坦克强大。德军仓促应战,损失惨重。第15师向东北方向推进时遭到英军坦克的阻击,师长瓦尔斯特派出装甲营迂回到右翼向敌人发动突袭。英军坦克仓促撤出,暂时把前进的道路让了出来。

  28日,隆美尔未能全歼加扎拉防线后方的英军。当夜,隆美尔在战场南边找到了失散的1500辆给养车,组织起了一支庞大的补给车队。29日,隆美尔亲自率领补给车队从加扎拉防线后方驶向非洲军,总算缓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这一下可是抓住了救命草,情况立即好转,英军的攻势被遏制住了。隆美尔安置下了装甲军团司令部,整个军团又恢复了联系。

  初战受挫迫使隆美尔不得不重新修订原来的作战计划。他现在迫切希望打通补给线,这是装甲部队的生命线。隆美尔从第90装甲师和非洲军中各抽调一部,从东面向雷区发起攻击;其他兵力采取守势,缩短战线,掩护这一行动。待突击部队渗透到加扎拉防线后,再采取钳形攻势。黄昏时,他把命令传给了各部队。

  30日清晨,各师便向指定位置前进。就在这时,隆美尔获悉乌里布地区驻有大量英军部队;意军第10军已越过英军雷区,在东面建立了一个桥头堡。中午时,意第10军与突击兵力取得了联系,德意联军包围了乌里布的英军。下午,隆美尔驱车赶到第10军,与同时赶到的凯塞林等商讨作战计划。隆美尔认为,英军雷区保护着德军的东北方向,应首先歼灭乌里布的英军第105旅和比尔哈凯姆的法军第1旅,肃清加扎拉防线南端,然后再继续进攻。凯塞林同意了他的计划。

  就在德军加紧行动之时,英军却犹豫不决,行动迟缓,从而坐失良机。31日,隆美尔组织对乌里布发起攻击,英军抵抗极为顽强,德军进展迟缓。第二天,战斗继续进行,瓦尔道派了一个空军中队进行支援,德军步兵一波又一波地冲了上去,战斗异常激烈,双方展开了殊死的肉搏战。隆美尔亲眼目睹了这一壮观场面。下午,德军全线突破了英军阵地,俘虏英军3000人。

  下一步是攻打比尔哈凯姆了。

  隆美尔把装甲部队作了调整,对下一步行动作了周密的安排。英军的炮火不时猛轰他的突破口,企图阻止德军的补给车队。6月1日晚至2日早晨,第90轻装甲师和意大利阿里提师开始向比尔哈凯姆接近,没有受到什么损失就通过了雷区,封锁了要塞东面的出路。但英法守军拒绝投降。中午,意军从东北面、德军从东南面同时向要塞发起攻击。

  要塞内的法国守军异常顽强,战斗十分悲壮,从6月2日开始至11日结束,一连持续了10天之久。隆美尔还是头一次碰到这样激烈的战斗,他这位步兵战术专家对此也深为震撼。法军的阵地体系十分坚固完善,遍地是堑壕、暗堡、机枪掩体和反坦克炮阵地,并布设了严密的雷阵,炮兵和空军的轰炸简直无能为力。德军弹药消耗巨大,人员伤亡惨重。德军工兵用他们的尸首为后续部队开辟了通路。同时,空军也功不可没,其在进攻期间一共出动了一千三百多架次作战飞机。

  随后,非洲军进行了休整,隆美尔又获得了一些新的坦克。他又重新获得了主动权,又能腾出兵力对付加扎拉防线并能够组织反攻了。而英军损失惨重,仅坦克就损失了400余辆。至此,隆美尔成了这片战区的真正主人。

  6月11日晚,隆美尔指挥第15和第90轻装甲师,连同第3和第32侦察营,向比尔哈凯姆北部进军。英军加扎拉防线直接受到严重威胁。为此,英军指挥官李特奇把一个装甲旅调了上去。12日和13日,隆美尔指挥了两次大规模的坦克战。结果,英军又损失了近140辆坦克,只剩下70辆左右的坦克了。

  14日清早,英军被迫开始将剩余部队撤出加扎拉防线。夜幕降临时,德军控制了维亚巴尔比亚公路。15日清晨,德军第15装甲师留下少量兵力把守公路,主力则向海岸线挺进。这时,大批向东退却的英军轻而易举地夺路而逃。16日傍晚,德军攻占了阿德姆。17日晚攻陷了西迪雷日弗。随后,德军又攻克了通向托卜鲁克的最后一个要塞——巴特鲁拉。托卜鲁克的大门打开了。隆美尔得意洋洋,“我们已经胜利,敌军正在崩溃”。

  17日,隆美尔的包围圈再一次紧紧地箍住了托卜鲁克。下午15点,非洲军和阿雷艾特装甲师的坦克向东运动,完成了对英军的全面包围。18点30分,隆美尔又亲自指挥第21装甲师再次迂回到北面。为抓紧时间,他一马当先,亲自驾车全速急驰超过茫然不知所措的英军炮车和装甲车冲向海岸。天逐渐黑了下来。第21装甲师冲进了一片地图上没有标出的地雷场,一辆坦克在可怕的爆炸声中化成一团火球。18日拂晓,第21装甲师遭到了英国空军的轰炸,但隆美尔仍催促部队以最快速度继续北进。很快,部队进抵甘布特前沿机场,守军已逃光了,德军一下子就缴获了15架完好的飞机和大量的燃油。隆美尔高兴坏了。

  直到天亮,隆美尔才命令停止前进。这时,一个侦察营已进抵维亚巴尔比亚。托卜鲁克的“袋口”扎紧了。上午8时3分,隆美尔得意地电告总参谋部和凯塞林:“要塞已被我军包围。”19日下午,非洲军占领新阵地。第90轻装甲师向东突击,占领英军在维亚巴尔比亚和托卜鲁克之间的补给仓库,扰乱了英军的视线。一切仿佛都已布置妥当。隆美尔对自己的胜利充满了十足的把握,但他也感觉到了:每一个人在枕戈待旦的同时,心情也莫名其妙地紧张。

  英军在托卜鲁克部署了重兵集团,包括南非第2师、印度第11旅、第2近卫旅、第32坦克旅和几个炮兵团。这些部队都已是久战疲兵,士气低落。英军指挥官行动迟缓,整编工作尚未完成,更甭提周密组织防御事宜了。但这也并不表明托卜鲁克就已成了覆巢危卵,它仍然是一块烫手的芋头。要塞周围的地形十分复杂,东南面的沙岭装甲车辆根本无法通行;南面的沙漠平地上布满了英军的暗堡和火力点,通过地道相连,除非万不得已,守军根本就不必暴露目标;独立据点外面则修筑了深深的反坦克壕和绵密的铁丝网;防御工事的外围还布满了无数的地雷阵。

  但是,隆美尔这次已成竹在胸。根据英军的防守情况,他决定由意大利第21军执行佯攻任务,非洲军和意大利第20军担任主攻。总攻发起前,先集中德意两国在非洲的全部空军进行轰炸。一旦步兵突破要塞防线,非洲军就一直推进到通至港口的十字路口,一路向西攻至维亚巴尔比亚公路。意大利第20军则负责占领英军防御工事,准备消灭南非师部队。

  18日,他把空军指挥官瓦尔道将军请到了设在哈蒂恩据点内的新指挥所,讨论了空军的战术运用问题,亲自圈定了空军的空袭目标,规定了陆空协同信号。19日中午,凯塞林元帅来到了隆美尔的指挥所,批准了隆美尔的进攻方案。下午,隆美尔亲率大军佯装向埃及边境进军,一直进抵距巴尔迪亚近30公里处才停下来。16点30分,隆美尔下令两个装甲师撤回,只留下第90轻装甲师,他自己也返回了哈蒂恩指挥所。

  半夜,隆美尔躺在指挥所里想打个盹,但那种熟悉的、进攻前的激动令他根本无法入眠。凌晨3点30分,手下报告,所有攻击部队都占领了指定位置,一切准备完毕,他这才闭眼迷糊了一阵。但一小时后,隆美尔又精神抖擞地坐到了自己的指挥车里。“今天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日子。愿幸运女神忠实地伴随着我。我实在累极了,否则一切都令人满意。”此时,他也没忘要与露西分享喜悦。

  6月20日清晨5时30分,密密麻麻地分布在战场上的德军和意军大炮怒吼了。但半个小时过去了,仍然听不到飞机的动静。隆美尔和非洲军军长奈宁爬上了一个小高地,过了一阵,奈宁将军得到消息,空军中队刚刚出发。顷刻间,数百架飞机到了敌人的阵地上空,无数的重磅炸弹倾泻而下,破碎的铁丝网和炸烂的武器抛上了半空,又沉沉地落砸在守军的头上。

  轰炸过后,守军阵地上出现了一阵死寂。隆美尔的步兵开始冲击了。连长和排长们都站起身来,吹起了前进的哨声,他们冒着令人窒息的灰尘和硝烟冲了上去,片刻间,枪炮声又像爆豆般地响了起来。工兵也迅速行动,8点差5分,他们便在反坦克壕上架起了冲击的钢桥,坦克隆隆地驶了上去。

  这时,隆美尔也已来到了第15装甲师的前线,他的装甲运兵车一直开到了雷区的突破口,观看坦克和一个步兵连穿过雷区向防线后方的地堡发起攻击。守军的炮火不时落在他的附近,突破口附近的车辆挤成一团。他命令伯恩斯德中尉疏通了通路,坦克又冲了上去,6辆英军“十字军”坦克被击中起火了。9点时,隆美尔已胜利在握。他招手让随军记者赶过来,录下他精彩的战场演讲:“今天,我的士兵们正倾注全力攻打托卜鲁克。个别的士兵或许会阵亡,但我们整个民族的胜利却是确定无疑的。”

  21日上午,隆美尔驱车来到城里。到处都是残垣断壁,满目凄凉;公路两侧都是燃着大火的坦克和汽车,有被炮弹击中的,也有英军自己放火烧毁的;海岸干涸的河道里挤满了数不清的俘虏。一些南非旅的黑人士兵喝得醉醺醺的,但他们看上去很高兴,拍着手大喊:“战争结束了!”上午9时40分,要塞司令、第2南非师师长克洛普将军在维亚巴尔比亚公路上向隆美尔呈交了投降书。隆美尔急忙报告了希特勒:“托卜鲁克整个要塞投降了,共俘敌25000名,其中包括一些将军。”

  德国沸腾了。21日下午,和所有的德国听众一样,露西听到收音机里宣布希特勒大本营将广播一项特别公告,她首先想到的是塞瓦斯托波尔——曼施泰因即将攻占这个要塞。但过了一会,乐队却奏起了《英格兰在炫耀》的乐曲,每逢有战胜英国的重要新闻广播,电台总是演奏这支曲子。接着,播音员激动地宣布,隆美尔将军已经攻占了托卜鲁克。天哪!露西感到自己快站不住了!赶快发电祝贺!

  这时,新闻纪录片已经复制出来了。隆美尔站在一个小土丘上,背后的天空衬出他的侧影;港口攻陷后,隆美尔坐在自己的指挥车里;隆美尔和拜尔莱因同乘一辆装甲车进城。话外音响起:“隆美尔不知道什么叫休息,战斗必须继续下去。”

  6月22日,远在2400公里之遥的柏林,整个纳粹帝国都沉醉在来自非洲的胜利中。战地记者的报道刚完,戈培尔立即评论道:“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将军能够像隆美尔将军那样,懂得战斗宣传的重要意义。他是个最善于使用词藻的现代将军。”当他说到“将军”一词时,希特勒举手示意众人安静,然后笑着指了指喇叭,里面响起了欢快的嘹亮歌声,一次特别公告即将广播:

  “元首大本营,6月22日……”

  指挥车里,隆美尔正在睡觉,他实在太疲倦了,无法再和大伙围着伯尔恩特的小车听收音机了。突然,一阵兴奋的欢呼声震醒了他,喇叭中清晰地传来:“元首大本营,6月22日。元首晋升非洲装甲军团司令官隆美尔上将为陆军元帅。”

  陆军元帅隆美尔!隆美尔惊呆了。“对我来说,当上陆军元帅真像做梦一样。过去几个星期以来发生的重大事件就好比一场梦!”不错,对一个军人来说,这是最高的荣誉。在德国,元帅是终身职务,并享有特权。这对曾经征服一个重要的要塞或赢得一场伟大战役胜利的勇士来说,是一种传统的优惠。

    【目 录】   

Copyright © 2014-2015 yljx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